【贾尼】Tony Stark的爱情故事

配对:Jarvis/Tony Stark(斜线无含义)

内容:“Tony的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而Jarvis的一生只愿爱一个人。”

预警:旁观者第一人称

——————————————

我来为明天积德了,谢谢各位的祝福!吧唧啵

——————————————

    从我认识Tony Stark那一天起,我就发现他身边的女人从来没有断过。

    社交名媛、封面模特、影视明星……如果要罗列出Tony睡过的女士们,大概可以出一本书还带续集。她们各有各的特色,长发或短发、直发或卷发、单眼皮或双眼皮、直率或含蓄、狂野或温婉,总之,她们都很漂亮,毕竟Tony对美色的欣赏水平是毋庸置疑的高。但凡和她有过一夜情的女士们,几乎无一例外地成为娱乐焦点,再名不见经传的人也能被捧红。所以,愿意和Tony上床的女士们数不胜数,只要Tony去参见酒会,全场的目光都会聚集在他身上——女士们的暗示和期待以及男士们的仇恨。

    当然,除了娱乐效应,更重要的是Tony本人的魅力。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我是女性,绝对会把“和Tony Stark上床”排在愿望清单的前列。他太会调情了,且不说能否抵挡住他甜言蜜语的攻势,他只需要摘下墨镜,露出他那双好看得过分的焦糖色眼睛,天知道会有多少人挤破脑袋也想让自己的身影住在这双眼睛里,哪怕只有一晚。没有人能拒绝Tony Stark,当年那个尖锐的记者刚刚开口质问他,就不自觉地和他的眼神纠缠,在空中噼里啪啦地产生热烈的小火花,然后顺理成章地滚上床,又激烈地滚到地上。

    我有一次问Tony:“你爱她们吗?”Tony那时正忙着捣鼓一个小零件,在骂Dummy又拿错螺丝的间隙里抽空回答了我:“当然爱——Dummy!我迟早把你捐到州立大学!”我又问:“你还记得昨天那位女士叫什么吗?”Tony头也不抬:“Lcuy?Diana?Amy?Whatever,反正不叫Dummy。”我无语地站在原地,直到Tony终于舍得给了我一个“你怎么还不走挡我光了”的嫌弃眼神,才更无语地转身离开。

    那时我隐隐约约明白,人的一生爱是有限的,但Tony确确实实爱过她们每一个人,他选择了一种燃烧得热烈又持续得很短的爱,既不会消耗太多,又能获得足够的快感——最直观的表达方式就是上床。我想,Tony和那些女士们都极享受这样的过程,享受爱在两个人中间你来我往的刺激,这样的爱来得轰轰烈烈毫无保留,是没有时间体会细水长流的平淡幸福,又来得坦坦荡荡,不需要担心责任所带来的沉重。当他们闹腾一晚上筋疲力尽又心满意足地陷入梦乡时,短暂的爱情关系就华丽落幕了,没有未来的琐碎,足够兴奋,又足够美妙。

    但这一切在十年前发生了彻底地改变。Tony在阿富汗被绑架,我和Pepper发了疯地想尽一切办法寻找他,几近以为Tony Stark的传奇人生就要在这里结束时,他带着胸口的反应堆出现在了我们面前。都说天妒英才,要我说Tony天生就有某种气场,让死神都不好意思提前收走他的命,但是我和Pepper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被Tony的不正常再一次吓个半死。

    Tony回来两个月之后,Pepper给我打了个电话,她的语气紧张得让我以为Tony又被绑架了:“Tony他已经足足一个月没怎么迈出实验室的门了。”

    我一开始十分不以为然,Tony那个做起实验来没完没了的家伙,连续72小时不合眼都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Pepper接下来的话让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是说,他这两个月除了实验室哪都没去。”我听懂了Pepper话语背后的意思,Tony已经两个月没有和任何一位女士开展之前那种爱情关系,通俗地说,他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做过爱了。

    这不符合Tony的性格,再加上情况特殊,我们怀疑绑架在他心中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也不无道理。于是,我背负着Pepper沉重的担心,冲进实验室把Tony拎了出来,站在沙发前严肃地问他:“你怎么了?”

    Tony不出意外地回答:“除了某个神经病突然把我拽出来让我很愤怒之外,什么问题都没有。”

    “Tony,Pepper和我都很担心你,你……”

    Tony抬手打断了我,他大概是猜出了我想说的话,他沉默了一会,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你知道人的一生有多短吗?”

    我:“……”那一瞬间,我敏锐地捕捉到了不属于Tony的疲惫,稍纵即逝,他很快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跟Pepper说,我活得很棒,还能再吃20个甜甜圈。赶紧滚,我还有正事要做。”

    收到逐客令的我很没有骨气地利落地离开了马里布别墅,向Pepper汇报了Tony还活蹦乱跳的消息后,我确定自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感觉——Tony变了,或许无限接近死亡真的能改变一个人,他似乎开始在意某些他以前丝毫不放在眼里的东西。

    但是我还没来得及得出一个具体的结论,就在电视上看见他带着一贯的骄傲宣布:“I am Iron man.”那时我还不知道,钢铁侠对Tony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我隔着屏幕,清晰地看见他眼神里的某种失而复得的神采,却又远远比几年前要摄人心魄得多,所以我想,这兴许对Tony来说是一件不错的事。

    后来,Tony越来越忙,我们见面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我只能通过新闻报道、Pepper的只言片语和一些其他的方式了解Tony的现状。事实证明,那时的我确实太过乐观,或许就连Tony也没想到,成为钢铁侠竟然会带来如此复杂的后续。在外星人第一次入侵纽约之后,我时常会忍不住去想:Tony穿过虫洞时,他看到了什么?PTSD又会让他梦见什么?我明白在阿富汗之后,Tony找到了他自己生命的真正意义,于是他将自己和这个世界绑在了一起,短暂的爱情也成了胡闹,他顽强——或者说倔强地独自一人承担着守护这个世界的责任,就好像他曾经欠下太多一样。我很了解Tony,所以我知道他是那种认定一条路就不管不顾走到底的人,但是当我看到那些Tony拼了命也要保护的人却反过来误解他咒骂他,我真的很难不去生气。我也无数次想去劝Tony,告诉他,他不需要愧疚,因为没有人能做得比他更好。然而我打开手机,即将拨出Tony的号码时,我意识到了自己的举动有多蠢,Tony从来不需要安慰,他需要的是支持,这是我们所有人都无法给予的,因为Tony该死的除了他自己几乎谁也不相信。

    大约又过去了两年,Pepper直接冲到我家,把我从温暖的被窝里扯了出来,我看见她眼眶泛红似乎随时打算大哭一场,起床气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一瞬间我甚至以为Pepper要告诉我Tony的死讯。幸运的是,Tony还活着,不幸的是,Jarvis死了。这种说法其实不算准确,更确切的来说,Jarvis——与Tony相伴将近三十年的人工智能消失了。我现在能很冷静的说出这件事,事实上,在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在原地和Pepper相对无言了整整两分钟。那天,我第一次发现,从我认识Tony开始,Jarvis就在他身边,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仍然在。我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消失,因为他就像Tony的一部分,直到这件事真实的发生了,直到我走进复仇者大厦再也没有那样一个声音向我问好时,我才恍然,Jarvis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只不过他从没有离开过Tony。

    那是一种习以为常猛然之间消失的怅然,但是我知道,对Tony来说,这样的打击甚至远远超过他成为钢铁侠以来所经历的所有责骂。所以我和Pepper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复仇者大厦,我一进实验室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太安静了,Tony一个人在折腾各种芯片,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人。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又扯动嘴角向Pepper笑了笑,他很平静,但是我和Pepper都知道,Tony的平静才是最可怕的,他把自己封闭了起来,没有人能触到他的内心。

    Pepper离开实验室之后,我一直没有说话,因为我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却是Tony主动打破了沉默。我听见他冷静的声音,不同于我和Pepper所想的那种压抑的冷静,而是一种释然。

    “你们不用担心我。”Tony说,“他会回来的。”

    我们又说了几句,说的什么我已经不太记得了,只记得我离开复仇者大厦,站到电梯里依然觉得Tony刚刚那句“他会回来的”的语气很熟悉,再仔细一想,婚礼上那句“我愿意”可不就是这样的语气?

    那一刻我好像被照头打了一棍子,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十分的不敢相信,呆呆站着电梯里,却忘了按电梯按钮。

    我突然想起来,在几年前,大概就是在虫洞之后,我和Tony在电话里不知怎的就提到了Jarvis。那时Tony就跟我说,他是在刚刚从MIT毕业之后就开始编写Jarvis的代码,Tony向来能说会道,就是旁人看起来枯燥的编写代码也能被他讲得绘声绘色。如今我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当Tony在阿富汗被绑架,还有一个人,或者说,还有一个生命和我与Pepper一样着急,与此同时他保护着Stark工业的权限,这又是我和Pepper那时候都做不到的事;意味着在Tony向我们宣布他就是钢铁侠之前,就有一个生命知道他的计划,并且陪着他帮助他在实验室里没日没夜地研发战衣;意味着Tony成为钢铁侠后一次次的以身试险也有一个生命在背后默默地为他撑起一片能够安全着陆的空间;意味着那个生命是最了解Tony的,他知道Tony所有的喜怒哀乐,知道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方法支持他……所有,一直以来,我的担心也变得不那么重要,因为Tony从头到尾本就拥有他最需要的东西。

    所以,Jarvis回来的时候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我之前就说过,Tony是那种认定一条路就不管不顾走到底的人,而这一次,Tony显然不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他们之间存在某种羁绊,不是互相制约,而是互相牵挂,要我说,他们不在一起才是见了鬼。没过一个月,Tony就领着一位足足比他高出一个头的金发蓝眼的帅哥出现在我面前,我一眼就看穿了他微笑背后的幸福。

    “Jarvis?”

    “哟,Pepper告诉你的?”

    我给了他一个“看你那快化成实质的嘚瑟就能猜到”的白眼,不过,我是真心地为他们感到高兴,不单单是因为Tony找回了Jarvis(这中间有怎样的过程我也不清楚,Tony也不愿意细讲,就当做是爱情的力量吧),更因为,这场意外终于让他们真真切切地走到了彼此身边。

    这是Tony所经历的爱情中最特殊的一个,我也相信,会是最后一个。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Tony最后会选择Jarvis,这一点都不Stark。但我知道,这并不是谁选择了谁,他们不过是把彼此之间的关系放上了明面,把那些一直被忽略的东西从阴影里拽出来,他们不需要别人肯定也不需要支持,因为他们从来都是对方的一部分。

    再后来,我也不再让Jarvis向我透露Tony近期的生活状态了,当然不是因为我不关心他,而是现在他有了一个完全靠谱的恋人,不管Tony又要作什么花样的死,不管他在钢铁侠这条路上又会经历怎样的困难,他永远都有一个Jarvis。而我那点对比起来显得可怜兮兮的关心还是留着自己去找对象吧。

    我时常会想,Jarvis已经陪伴了Tony三十年,这对人类来说已经是一个足够惊讶的时间长度, 但是对于 Jarvis来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是八十年九十年,都不值得一提。因为他是不能感受到时间的厚度的,他永远不会被数十年时光里细琐的碎片压垮,也不会被卑微的现实推挡,他只需要新创立一个任务指令,就能“心如止水”的走下去,任它星河斗转,沧海桑田,也无碍他的“一往情深。”至于Tony,他向来热衷于制造惊世骇俗的新闻,但这次我相信,他是愿意慢下来,去享受Jarvis带来的细水流长,因为这样的爱情早就在一开始就透了进来,丝丝缕缕地织成一张网,兜住了Tony的心脏,从不束缚,只是保护着它永远温热柔软。

     他们有所有人都没有的轰轰烈烈,拯救世界都变成了一次次浪漫的约会,把那个“爱”字写在手中,连同他们的每分每秒,嵌在掌心里,在平静的时光里也能刻骨铭心。

    Tony的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而Jarvis的一生只愿爱一个人。




—END—




胡说八道时间:

终于在去黄泉路之前写完了(瘫,老师说要在考试前调整心态,于是我选择写贾尼,瞬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只想出家(???

这次把重点放在他们爱情本身上,难死我了,也不知道胡乱写了点啥,就凑合吧(…以及这个旁观者,我也不知道是谁,可能是哈皮可能是罗迪也有可能是我们每一个人(ni

总之——我相信,明天我妮我贾会保佑我的!!!!!



评论(21)
热度(199)
 
 
 
 
 
 
 
 
 
© 萧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