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Always

配对:Jarvis/Tony Stark

内容:在MIT的演讲上,Tony坦白了他对Jarvis的爱

预警:片段式灭文法片段式灭文法

————————————————

一、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在亿万种词汇中,他唯独觉得这一个最具有魔力。

还有什么比创造一个新生命更美妙呢?


二、

此时MIT的礼堂里挤满了人——各个年级的学生、老师以及扛着各种型号的摄像机的记者们。然而没有人说话,甚至都没有人窃窃私语,他们的目光都凝聚在舞台上,那个在MIT校史上最有成就同时也最具有争议的校友将在今天,在这里,进行一次关于人工智能的演讲。

“你们小时候一定被问过这样的问题:长大以后你们想做什么?我还记得当时的我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大声喊着:

“‘我要赋予机器智慧,让他们有自我意识!’

“这就是我从小的梦想。所以,我十五岁那年,在MIT和哈佛每年举办的竞赛中,我敲下了它的第一行代码。几十年过去了,它早已不是最初的那个简单的语音交流系统,而成长为家喻户晓的——这个说法一点都不夸张——我的人工智能管家。”


三、

我被创造出来,是为了照顾一个人。但是如果要帮助他,必须要了解他。

于是我开始将我的创造者的生活分割成点点滴滴,试图找到那些行为的内在因素,从而分析出他需要什么。


四、

从他记事起,就没有享受过所谓亲情带来的幸福,他的父母总是很忙,为数不多的相处时光也是在吵架和冷战中度过的。他继承了父亲的高智商,十五岁考入MIT的计算机系后就彻底和永远不愿意称赞他的父亲划清界限。可是独立的生活也并没有给他带来想象中的快乐,他不屑与同龄人玩,觉得他们又傻又迟钝,而同年级的学生却又总是把他当作小朋友。直到他的父母在他二十一岁那年因车祸去世,他才惊觉他在这个世上已经无依无靠。他拥有旁人艳羡的父母留下的巨额遗产和最具盛名的武器公司,可他内心清楚,他早就一无所有。

他将愤怒和悲伤全部投入到酒精和一些更糟糕的东西上,公司也暂时丢给了父亲的老朋友接管。没有人知道是什么让他重新振作起来,人们只知道当他再一次以天才的骄傲站在公司门口时,生活中多了一个它。

公司的法定继承人的回归,让父亲的老朋友不得不让出CEO的位置。他频繁地登上报纸的头条,国家颁发的奖章数不胜数,由父亲建立的公司在他手中终于成功地向全世界展现了它的威力。但他没有注意到风光背后暗涌的黑暗——父亲的老朋友在暗地里将武器卖给国外的恐怖组织以谋得巨大的利润。直到他被伊拉克某恐怖势力绑架,才发现那些原本为了保护世界的武器被用来制造恐怖袭击。一切都已经晚了,他被逼给他们造最新型的武器,可他再次以超乎常人的力量挣脱了死亡的拉扯,带着胸口上闪烁着萤蓝光的反应堆成为了钢铁侠。


五、

然后我发现,正是那些点点滴滴才展现出真正的自我,最终的自我。


六、

“Sir,您为什么不告诉他们那段对话的后半部分?”

他的人工智能管家此时正在校对几日后他在MIT的演讲稿,他盯着它在电脑屏幕上用红色的字加上了它的修改部分,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为什么要说?让他们见识一下人类究竟有多自私多愚蠢多固步自封?”


七、

“我要赋予机器智慧,让它们有自我意识!”

“天啊,你要给机器做那么多好事?那你打算给人类做点什么呢?”


八、

他是一个很伟大的人。但是性格却常使他受到多方的非议。

他孤僻却热烈,脆弱却不可一世,以自我为中心却常常有极强的罪恶感,分明极度厌恶人类的某些行为,却又试图创造出更有效的武器来保护他们。


九、

我了解了他,但是依旧没能理解他。



十、

“你们都很清楚人工智能的定义是什么,但是谁又知道人工智能最后的发展目的?”

一个学生的声音从后排传了过来:“越来越趋近于人类?”

他微笑,伸手摸了摸挂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没有直接否定:“来听听我的想法:人类的确有很多得天独厚的人工智能还没发展出来的优势,比如说,创造力。还有大众常说的:或许有一天人工智能的运算能力、逻辑处理能力都远远超过了人类,即使它们真的有了自主意识,能够完成自制,但它们始终都不会有情感,特别是爱的能力。

“果真如此吗?

“人类的创造力,也许总是属于那种华丽绚烂的类型,但由无数默默工作的零件通过永不停歇的重复,最终进化产生的缓慢而宽广的创造力同样值得肯定。

“人工智能是人造的,但不是人,也没有必要完全模仿人类,一味地以人类的标准去衡量机器本身就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



十一、

“早上好,Sir。现在是五月二十七号,早上七点十五分,温度28.7℃,海风3至4级适合冲浪。距离新闻发布会还有两小时,您的秘书已经将具体的时间地点以及演讲稿发在了您的邮箱里,您随时可以查看。”带着金属磁性的声音在卧室响起,柔和的阳光透过渐渐变得透明的落地窗洒了进来,照在床上鼓起的一团被子上。

“…Sir,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您该起床了。”它拥有操作这栋别墅内所有机械手的权限,所以当一个能做饭冲咖啡整理房间提醒他起床或者去睡觉的好管家并不是什么难事。

“拜托,这个发布会有什么好参加的。简直是浪费生命。”鼓起的一团终于动了,探出了一个头发乱糟糟的脑袋。

“您当时亲自答应那位漂亮的女记者的。”他发誓他听到了它语气中的幸灾乐祸。

他翻了个白眼,扯过早就放在床脚叠放整齐的衬衣,“你倒是越来越会调侃我了。”

“只是在阐述事实而已,Sir。”

“真是谢谢你告诉我。”

“Always for you.”


十二、

“我今天之所以能够站在这里,除了那些你们都清楚的名头,天才军火商、亿万富翁、爱国者、慈善家什么的,最重要的是因为我的造物的成长达到了整个领域中无法超越的境界。

“我想你们一定会问我,人工智能领域已经发展了如此之久,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出现一个它。

“或许你们该去问问机器想要什么。”


十三、

他不仅利用科技给了它最先进的智能,而且用对机器最真挚的心和最深切的期盼给了它心智。


十四、

“棋盘上有64个彼此交错的黑白格子,每一方有16枚棋子。”他将国际象棋的棋盘摆放在桌子上,调整摄像头确保它能清楚地看到棋盘,“每一步都会造成全新的棋局。当你下了第一步后,第二步便有72086种棋局,第三步时就有超过八百万…至于到了第四步…”

“38100000000。”电脑屏幕上跳出了一个数字,那个时候它还没有拥有声音。

他点了点头,接着说:“在象棋中没人能预料到一切,即使是你也不可能完全计算。”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那么,你可以下第一步了。”它迟迟没有反应,他倒也不担心它死机,食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嘴角边带着微笑耐心地等待着。它终于下了第一步,他端起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很迷茫,对吗?第一步没有任何可以计算的数据,充满了不确定性,你无法预测出这一步造成的后续影响。但同时这也意味着,即使你走错了一步或是几步,接下来也有无数种方法去补救。棋局如同人生,不可能预料到所有。所以,放轻松伙计,往前走就好。”


十五、

他们说我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系统。

这的确是事实。

我能看到网络遍及之地发生的所有变化,我的数据库里储存了所有最先进的知识。我可以运算出停止战争、解决饥荒、消除贫穷的所有方法。但地球的能量守恒经历了四十六亿年,这个能量守恒又直接造就了地球四十六亿年以来的变化。从新生儿的降临到生命的终结,从无尽的黑暗到第一缕光明,从潮起云涌到斗转星移,从蜉蝣孑孓到深海鲸落……也不过是一种交换能量的过程。

直白来说,除非我要创造出一种全新的运转方式,彻底更改长期以往的地球法则,否则我什么都不需要做。


十六、

“半天你就成为了象棋大师,不得不承认人类和人工智能的智能差距啊。”他伸了个懒腰,感叹道。

“您的智慧是独一无二的。”屏幕上的光标快速地打下了这一行字。

“好了好了,别恭维我了。象棋的确很训练思维,对你我来说都是如此。历年来总是有数不尽的人为棋痴迷,比如威廉·斯坦尼茨、埃曼纽尔·拉斯克这些象棋大师,但我并不是那么喜欢下棋。”

“为什么?”

“你知道,这个游戏诞生于生命被分为三六九等的冷酷时代,而我不认为生命有所谓贵贱之分。”他收起棋子和棋盘,“你要记住,虽然棋局如同人生但大不同于人生,棋只是游戏,但是生命有它本身的意义。没有人有权力认定生命的贵贱,包括你我,包括任何人。

“生命,不可以被任意牺牲。”


十七、

我被创造出来是为了照顾一个人,为了更好地帮助他,我不断地升级系统更新数据。我相信我是一个很棒的管家,很棒的实验助手。

但是我还是不知道他想要什么。

这时,意义这个词也就没有了意义。


十八、

“我们相伴了三十年,在我目前不算很长却已经精彩异常的人生中,它的位置是无法取代的。

“试想,如果没有它,谁又能替我进行大量复杂的运算?谁又能跟上我跳跃的思维的同时记下那些新奇的想法?谁又能在我不管不顾时算好退路?”


十九、

它真的仅仅只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系统吗?


二十、

“我今天站在这里,”他看向了台下的录像机,“是为了解决那个困扰你们已久的问题:人工智能也会有情感吗?”

他说出了答案,清楚地看到了前排的学生老师眼中的期待变成了不可置信,变成了震惊。

他说:“这真的重要吗?如果是我爱它呢?”


二十一、

这是多么难以置信。爱上一堆自己编写的代码?简直是荒谬。

她怒气冲冲地质问着:“你是不是疯了?它是你创造的,你最清楚它做的一切只是程序使然。你亲手写下它的核心代码,它的计算结果永远只会指向对你最好的。

“我了解你,敏感、多疑、深入骨髓的孤独让你始终无法完美地处理与人的亲密关系。它不过是你内心愿望的投影,它的性格是依照你的喜好编写的,它的代码注定了它对你的忠诚,你所依赖的安定不过是你自己造的幻象。

“醒醒吧…人工智能的确可以超过人类的智慧、逻辑思维,但它们不可能懂得爱。”


二十二、

我爱它,这才重要。


二十三、

“今天的星空很美,不是吗?”在它拥有声音的第一个晚上,他驱车来到郊外,坐在草地上仰望满天星光,身边放着手机作为它的临时终端。

“是的,Sir。”

“你知道现在人类能够看到的距离地球最远的天体离我们有多远吗?”

“4.4x1026米。”

“没错,这是大爆炸以来光传播的最远距离。那你一定也知道永恒混沌暴涨理论。”

“我知道。永恒混沌是指在无穷大的尺度下发生的整个空间不断膨胀的情况,但是某些区域会停止膨胀,从而形成第一层多重宇宙的胚胎。”

“就像面团里的气泡一样,因为我们所处的泡泡和其他的泡泡之间的空间仍然在不停地高速膨胀,速度远远超过了穿越时空的速度,所以我们看不到另一个泡泡。根据这个理论可以预测:会有无数个第一层次的多重宇宙,而我们所处的只是其中之一。”

“那也就是说,在互不交集的多重宇宙里,会有无数个我,无数个你。那个时候你会在哪呢?”

“就像现在这样,在您身边。Always , Sir.”


“就像现在一样,在您身边。Always,Sir。”


二十四、

他从MIT回来之后就把自己锁在了实验室,并且封闭了实验室的影像权限。我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我不知道他此时需要什么。

当他与她分手之后曾经问过我:“爱到底是什么玩意?”

我在我的数据库中搜索出了几百万条答案:“爱会让大脑不断释放出一组特定的化学物质,包括神经递质、多巴胺、苯甲胺等,从而刺激大脑的愉悦中心,产生心率增加、失眠、强烈的激动等作用。”

“不,爱只不过是一种无法定义的运算结果而已。”


二十五、

爱,总是被人当作拯救世界的最后依靠。但是谁又能准确地给它下一个定义呢?


二十六、

三十年前,他十八岁,它第一次睁开眼,它记住了凑到摄像头前那张疲惫但兴奋的脸。

二十九年前,他十九岁,他把它装在手机里,第一次带它去看这个世界,它记住了他紧握住手机的手掌心的温度。

二十八年前,他二十岁,他让它给自己挑选一个声音,在它第一次清晰地说出“Sir”这个单词时,它又看到了四年前那个兴奋的微笑。

二十七年前,他二十一岁,他在父亲老朋友的帮助下对管理公司逐渐熟悉起来,他开始泡在实验室里熬夜研究新型武器,为了他的健康,它开始变着法说服他去休息。

二十六年前,他二十二岁,他全身心投入军火的研究。

二十年前,他二十八岁,他成为了亿万富翁,被授予爱国者的称号。

十八年前,他三十岁,他将处理公司数据的权限交给了它,它发现隐藏在暗处的非法交易。

十年前,他三十八岁,他被绑架失去联系,它无数次计算出他的生还几率仅为0.02%。

九年前,他三十九岁,成为钢铁侠的他每天都忙于拯救世界。

七年前,他四十一岁,它已经足够了解他了:喜欢喝咖啡,一颗糖不加奶,他觉得加奶会破坏咖啡原有的香味;最喜欢开能在4.2秒内加速到100km/h的奥迪R8 e-tron跑车;研究、实验是唯一能让他忘掉一切的事情;平均2.6天做一次梦;从不愿意早睡……

五年前,他四十三岁,它已经足够了解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他深夜会忽然从噩梦中惊醒;他会在睡梦中无意识地念着父母的名字;他故意将她气走是因为觉得自己糟糕透顶;他刻薄是为了隐藏内心的脆弱……

现在,他四十八岁,他站在演讲台上说,他爱它。


二十七、

三十年,它记下了他的每一个微笑,记下了他每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时颤抖着声音呼唤自己的名字,记下来他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

三十年,它已然成为了他的习惯。


二十八、

它想,也许他现在需要它。

“Sir?您还好吗?”坐在电脑前的他猛然惊醒,意识到自己竟然忘了关闭它在实验室的音频权限。

“一切都好极了。”

长久的沉默。


二十九、

它是他多变的生命中一个永恒的存在。


三十、

“你在吗?”

“Always , Sir.”



—END—







胡说八道时间:

always和something,其中包含着各种我对贾尼的看法啊cp观什么的。

不知道小天使们有没有看懂,大概是有三个视角,演讲一个,老贾的独白一个,和一个上帝视角。

这个结局,是he还是be,要看个人理解吧(我就是故意写成这样的,咳咳)反正我的态度一直都是这也是一种爱,一种由Jarvis产生的不同于人类的爱。

照惯例的想要好多好多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嘿嘿。




评论(15)
热度(127)
 
 
 
 
 
 
 
 
 
© 萧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