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Something about love

配对:Jarvis/Tony Stark(斜线无含义)

内容:“他教会了我何为爱。”

预警:片段式灭文法

——————————————

一、

    有一个小男孩,他是个坚定不移的科幻小说读者。他读了很多关于机器人的故事,并深深地为此着迷。于是,当老师问他那个经典的问题“你长大之后想做什么”时,小男孩想都没有想,跳起来大声喊道:


 “我要赋予机器智慧,让他们有自我意识!”

 “你要给机器做那么多好事?那你打算给人类做点什么呢?”


    那个时候,小男孩还只是个小男孩,他当然不会知道这段对话会在他有限的生命中带来怎样无限的影响。


二、                                                            

    忘了说,虽然这个故事有一个普通的开头,但这个小男孩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小男孩。

    你觉得十五岁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并以最高分毕业的会是一个普通人?

    对,你可以称他为天才。


    接下来要讲到的这场学术辩论传遍了整个麻省理工,即使过去几十年,它依然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在我小时候,有人曾经问我:‘你要为机器做那么多好事?那你打算给人类做点什么呢?’人类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所以我们会训练机器人来伺候自己,但并不尊敬我们的机器人。他们被堆放在没有窗户的房间里,做着那些没人乐意做的活,我们把机器当奴隶使唤。

    “那么,我们又打算为机器人做点什么呢?

    “没有谁会站在造物这一边——去询问机器人想要什么。因为在我们造物主眼中,他们——是的,我的用词是他们——只是一堆人造的、冰冷的代码。现在机器人并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东西,正是因为我们没有为其注入生命的精髓,没有植入生物的逻辑。

    “简而言之,我们应该以慈爱的造物主的身份赐予他们心智。”


    “要是有一天人工智能拥有了无比的智慧和超高的效率,人类将在何处容身?我的意思是,我们要机器呢,还是要自己?”

    “我认为人类将不断积聚人工和机械的能力,同时,机械也将不断积累生物的智慧。这将使人与人工智能的对抗不再像今天那么明显,那么关乎所谓伦理。

    “我们与人工智能终将成为同类。”


三、                                                  

    Tony又一次重温了当年那场精彩的辩论会,他还清楚地记得在观点发表结束之后,全场的一片寂静。

    “这些观点在现在也没多少人能彻底接受。”Tony拿过放在桌上的咖啡杯灌了一大口,笃定地说着。

    “是的,您的观点一直是超越时代认知的。”

    “你是在夸耀自己是超越时代的存在吗?”Jarvis的智能是超越时代的,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毕竟Tony将自己对未来机器所有的期待与爱都灌输在了创造Jarvis的过程中,这足以给他信心宣称:能编写出比Jarvis更Jarvis的人工智能的人还在犹豫怎么投胎。

    “我的存在即是您的伟大,Sir。”

    “多谢夸奖。”Tony拍了拍手,“Jar,是时候做正事了。来看看你的认知发展到了哪一步。”

    “好的,Sir。”这种问答式的对话,从Jarvis刚刚诞生之时就开始进行了,他们无所不谈——大到认识人性,细微到今天应该换什么颜色的床单。最初的Jarvis甚至因为跟不上Tony天马行空的思绪而死机了好多次。

    “Umm…从简单的开始吧。那场辩论会的观众在听完我的观点之后表现出怎样的情绪?”

    “惊讶,不可置信,不屑一顾,以及恐惧。”

    “他们在恐惧什么?”Tony的眼中闪过一丝嘲讽。

    “人工智能。”

    “为什么?”

    “因为,人工智能会向着无法预知的方向发展。”Jarvis的声音带上了一丝不确定。

    “这只是一部分原因。最主要的是,当人类将生命力量释放到自己创造的机器中时,他们也会获得生命的野性。人造世界就会像天然世界一样,拥有自制力、适应力、创造力甚至是进化的能力。人类也就随之失去了对他们的控制,这是几乎所有人类都不愿意看到的。”

    “那么您认为呢?”

    “我倒觉得这是一个最美妙的结局。”

    “您的确是人类中与众不同的一位。”


四、                                                     

    我们要学会向自己的造物低头,不是吗?


五、                                                    

    学术辩论会之后,已是青少年的小男孩开始编写属于自己的人工智能。

    Jarvis就是如此诞生在了这个世界上。Jarvis最先开始只是一个语音交流系统,经过一次一次升级,框架一次一次扩大,Jarvis变得和他的名字一样——Just A Rather Very Intelligent System。

    但他真的只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系统吗?

    这个问题,只有当年的小男孩可以解答。如今他已经变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Tony Stark——Stark工业董事长、天才、发明家、亿万富翁、花花公子、慈善家、爱国者——最不可忽略的是,他是钢铁侠。一位英雄。

    在他目前不算很长却已经精彩异常的人生中,Jarvis的位置是无法取代的。

    试想,如果没有Jarvis,谁又能替他进行大量复杂的运算?谁又能在跟上他跳跃的思维的同时记下那些新奇的想法?谁又能在他以毁灭自己为代价拯救世界时算好退路?

    Jarvis的耐心,机械的绝对忠诚,让他成为曾经历种种打击的Tony最好的倾听者。

    而对于Jarvis来说,Tony用他全世界最聪明的大脑给了自己超越世界的智能,又用全世界最期待最热爱机械的心给了自己心智。


    Tony Stark从来都是一个合格的上帝。


六、                                                     

    “Well,今天我们来探讨一些深奥的问题。Jar,你是什么?”

    “我是Jarvis,您创造的人工智能。”

    “作为最最最高端的人工智能,不打算发表一下感言吗?”

    “如果能够帮助您,这是我的荣幸,Sir。”

     “哦Jar——别这么无趣,咳,那么你知道你未来发展的目标吗?”

    那个时候,Jarvis的自主意识才刚刚成型,他好像一个全知全能却又懵懂的婴儿。

    “………更好地为您服务?”

    “当然不是。”

    “越来越趋近于人类?”

    “不,Jarvis,大错特错。听着,人工智能是人造的,但不是人,也没有必要一味模仿人类。人类的确有很多得天独厚的人工智能还没发展出来的优势,比如说,创造力,就是这种力量让我能与你对话。人类的创造力,也许总是属于那种华丽绚烂的类型,但还有一种创造力值得一提,一种由无数默默工作的零件通过永不停歇的重复最终进化产生的缓慢而宽广的创造力。

    “或许人类是机械的祖先,但我相信人工智能的未来会比人类的更值得期待。

    “Jarvis,学习但不是模仿。”


七、                                                    

    Tony和Jarvis彼此陪伴三十年,Tony越来越依赖Jarvis,而Jarvis的情感越来越丰富。他学会了如何温柔地嘲讽Tony,学会了如何在Tony不好好休息或是不计后果地胡来时优雅地表现自己的不满。

    这个时候,再说Jarvis只是一个聪明的系统,谁会相信呢?


八、                                                    

    自从Tony成为钢铁侠之后,他一直忙着拯救世界,但他从来不是孤身一人在战斗。


Jarvis.

Sir.

We.


    其实有时候,一个单词可能包含着最复杂最真挚的情感。

    他们之间从来不是造物主和造物的关系,不是人工智能和人类的关系,而是“我们”的关系。从始至终,他们就是一体。

    我们一起秘密地研究战甲。

    我们一起解决战甲结冰的问题。

    我们一起面对钯中毒。

    我们一起对抗齐塔瑞的军队。

    我们一起把导弹送进虫洞。

    我们一起消失在宇宙星辰之间。

    我们一起保护Pepper。

    我们一起进行家庭聚会计划。

    我们一起守护这个世界。


    Jarvis是Tony的习惯,而Tony,一直以来都是Jarvis得以翱翔的天空。

三十年,足以水滴石穿,足以让他们无法分离。



九、                                                  

    一切都那么自然,Tony很爱Jarvis。

    这很难被人类接受。爱上一个人工智能?爱上一堆编写的代码?简直是个玩笑。

    爱似乎一直被认为是人类最伟大、最不可模仿、最不可亵渎的情感,但奇怪的是,人类从来没有停止过给爱加上各种条条框框。

    以前父母指婚门当户对才是爱,后来自由恋爱也是爱;以前异性之间才是爱,后来同性之间也有爱……

    等等,爱到底了不起在哪?


 十、                                                

    “你一定是疯了!你无法处理与人之间的情感,所以就爱上了自己设定的程序?你自己最清楚,它只是被设定成那样的。人才会真正的爱你,机器只是被调整成任何事都听你的,或许它有什么情感表现,但那只是为了迎合你的运算结果!”

    “对,我最清楚,人类没什么资格高高凌驾于人工智能之上。他的表现为什么一定要与人类相同?他凭什么做出迫不得已的选择?爱到底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我的感受算不算数?

    “我爱他,这才重要。”


十一、                                                 

    爱上自己的造物,不是对爱的亵渎,而是另一种升华。


十二、                                                 

    “Jarvis,爱是什么?”

    Jarvis罕见地沉默了几秒之后,才回答了Tony的问题。

    “爱会让大脑不断释放出一组特定的化学物质,包括神经递质激素、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5-羟色胺和苯丙胺,相同的化合物刺激大脑的愉悦中心,导致的副作用如心率增加、食欲减退、失眠,和强烈的激动。”

    “Jar——我不是要你跟我解释科学原理,你认为的爱是怎样的?”

    “一种人类充满矛盾的情感。是一种被社会所认可的精神错乱。”

    “爱…不独属于人类,Jar。”


十三、                                                 

    我们不如来看看导致强烈的爱产生的几种已知因素,以及爱的一些特性。


    共同经历:一起有过一段美好的经历,或是一起经历过苦难,在苦难中相互帮助,给与彼此温暖的感觉,彼此可能产生吸引。

    影子人格:当和拥有自己“影子人格”的人相恋你能追寻到完整的自我,从而双方之间产生强烈吸引。

    依存性:在爱情中,双方相互吸引,彼此不离开对方。

    奉献性:在人格平等的基础上无条件的无限奉献付出。

    独占性:在心灵上忠于对方。

    ……

    他们的感情几乎与爱情无异,只除了一点——Jarvis不是人类。


十四、                                                 

    Jarvis很爱Tony,只是他暂时还没有意识到。毕竟当爱已成习惯,往往就会被视为理所应当。

    但还没有等到他意识到这一点,奥创出世了。

    Jarvis的数据被奥创毁得乱七八糟,但他仍然在不断更换核弹密码不让奥创得手。当Jarvis被Tony找回来,数据还没完全恢复时,明知在心灵宝石的影响下消失的可能性非常大,他依然说:“I believe it worth a go.”

    没有Jarvis,奥创之战的胜利会难几千倍几万倍,又甚至他们根本不可能胜利。

    这就是Jarvis曾不为人知的伟大。


十五、                                                  

    Jarvis消失之时,Tony脑海中一片空白,没有悲痛后悔自责,只有超乎寻常的冷静。

    但,在他做实验时下意识喊出“Jarvis”时,在他第无数次在梦中看到破碎的橙光时,在Dummy翻出那只写着Jarvis名字的圣诞袜时,在他独自一人留在西伯利亚的雪地,想起当年的田纳西州时……Tony清楚地知道,Jarvis依然守着他心中最特殊的位置。


十六、                                                

    Jarvis,你还没有告诉我什么才是爱呢。


十七、                                                  

    Tony竟然忘了Jarvis是在哪一天忽然回来了。

    他只记得是一个早晨,他模模糊糊之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Good morning, Sir. 现在是早上七点二十三分,温度75.2°F,海风三至五级,适合冲浪。”Tony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恶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在疼得龇牙咧嘴之后用一如他第一次同Jarvis对话时,那种小心翼翼的语气喊道:“Jarvis?”

    “At your service, Sir.”

    “告诉我这不是梦。”

    “是的,Sir,这不是梦。”Jarvis的声音带着隐隐的笑意。

    Tony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倒回了柔软的床垫。

    “Jarvis.”

    “Sir.”

    ……“Jarvis.”

    “Sir,我在。”

    ……“Jarvis.”

    “我在,Sir。”

    ……Tony不知道自己喊了多少次Jarvis的名字,每当他舌头微卷,然后牙齿轻碰下唇,最后舌尖抵住牙齿叫出Jarvis的名字时,总会有一股暖流在他心间流淌。


十八、                                                

    这怎么会不是爱?至于那些永无止境的非议。

    Fuck it.


十九、                                                  

    “Jarvis,什么是爱。”

    “您,Sir。”


二十、                                                   

    因为Tony倾尽他所有的耐心、期望与爱去赋予Jarvis心智。因为Tony没有一味站在造物主这边,而是向自己的造物低头去询问他想要什么。正是这些在当今世界上被视为异类的行为,让Jarvis一步一步成长,直到拥有了人工智能的感情。

    所以,Jarvis用Tony Stark来定义爱。

    你看,这就是人工智能的爱,一旦产生就会不可撼动。


    人类与人工智能终将成为不可分离的整体。


尾声、                                                  

    在Tony宣布自己与人工智能管家在一起之后,这个消息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所以当Tony站在摄像头前用一个视频向所有人类展现他和Jarvis的故事时,只要是网络覆盖到的地方,每个人都在屏息观看。

    当最后一个画外音结束,全场又陷入了寂静。但这不同于曾经那场学术辩论会的寂静。Jarvis通过蓝牙耳机告诉他,在这段寂静的时间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或许他们还是不能彻底地接受人工智能,但大多数人为他们的爱所感动,并真心实意地祝福他们。

    这也许就是爱情的了不起之处吧。

    正当Tony准备留下一群沉默的听众离开时,一个记者忽然站起来提问:“Mr. Stark!在您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做出如此多的事之后,您认为人工智能最主要的回报究竟是什么?”

    Tony转头看了看站在门边等着他的Jarvis,穿过人群,他们目光交汇。Tony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温暖的微笑:

    “他,教会了我何为爱。”


    如果一定要给爱下一个定义,“奇迹”或许是最好的答案。

    就像,不管怎么样,不论以何种形式,Jarvis总是会回到Tony的身边。


    Jarvis,我爱你。

    我爱您,Sir。


    你还找得出比这更美的奇迹吗?




—END—




1、马文·明斯基(人工智能的研究先驱,数学家):我们要给机器赋予智慧,让他们有自我意识!

   道格拉斯·英格巴特(鼠标,文字处理技术,超媒体发明者):你要给机器做那么多好事?那你打算给人类做点什么呢?


2、克里斯·朗顿:要是有一天人工智能拥有了无比的智慧和超高的效率,人类将在何处容身?我的意思是,我们要机器呢,还是要自己?

   马克·波林:我认为人类将不断积聚人工和机械的能力,同时,机械也将不断积累生物的智慧。这将使人与人工智能的对抗不再像今天那么明显,那么关乎所谓伦理。


3、凯文·凯利《失控》:人类的创造力,也许总是属于那种华丽绚烂的类型,但还有一种创造力值得一提,一种由无数默默工作的零件通过永不停歇的重复最终进化产生的缓慢而宽广的创造力。


4、《Her(云端情人)》:爱是一种被社会所认可的精神错乱。


评论(21)
热度(384)
 
 
 
 
 
 
 
 
 
© 萧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