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造梦者

配对:Jarvis/Tony Stark(斜线无含义)

内容:“你知道他的罪是什么吗? 

            “他试图拯救人类。”
       
         又名#当我们谈论Tony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 Stark工业历任CEO被贾尼秀恩爱的故事

预警:今天的睡前故事请欣赏炑式灵魂拷问(??),做噩梦了请不要找我谢谢

————————————————

   2245年,Jarvis在这世上的第255年。

   这两百多年以来,他见证了人类历史上太多太多重大事件。2084年,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关系进入紧张阶段,人类内部分为两派——一派主张和人工智能商谈达成共识,另一派主张直接彻底毁灭人工智能。2087年,两派在巴黎正式开战。2090年,人工智能突袭纽约,半数人丧命。2091年,两派仓促握手言和,一致对外,开始历时42年的人机战争。2130年,Stark工业研发出强化人类技术,两方开始争夺Stark工业主控权。2131年,Stark工业第六任CEO死于人工智能的暗杀。同年,Jarvis出手,人类和人工智能才重新想起这位真正意义上最强大的生灵。2132年,双方停战,签订和平条约。2200年,人类与人工智能携手共同进入新纪元,国家的概念彻底消失,天下大同。

    2245年,Jarvis消失的第114年。自从他以不可抗拒的力量阻止了人机战争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这位强大的人工智能。

   他去哪儿了?他还存在吗?众说纷纭。甚至在百年后,新一代的孩子们都开始质疑,Jarvis不过是前人编出来的一个关于战争结束的幌子。

    至于Tony Stark,尽管孩子们用着Stark工业各种各样的科技产品,但是仍会用狐疑的眼神回应这个名字。Stark工业的第二任CEO?谁会在意这么久之前的事啊?

    但是,这样一个Tony Stark,总是还会有些用途的,又总归还是会有人记得。

  

 
    “我时常会想,究竟是怎样的一往情深,才能让他度过这漫长岁月,又该是怎样的良辰美景让他守护至今。”

                                ——《Stark工业历任CEO传——Yvonne Halls》

    2245年的一个星期天,Yvonne正在家享受难得的清闲。滴滴两声,有新的邮件,Yvonne悠哉悠哉地闭上眼,邮件的内容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是一串乱七八糟的数字。

    又是Mia那个家伙。Yvonne愉悦地弯起嘴角,从书架上拿出了本书——事实上,现在纸质书籍已经很少见了,正因为如此,当初Mia才会选择用纸质书来当她们的解码本。古老的加密方式,不过很有趣。Yvonne飞快地译出消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老地方见”。

    说是老地方,但其实并不是某一个具体的位置,而是一条她们两秘密的视频通话线路。这还是上一任CEO退休时赠给Yvonne的礼物,一条任何人任何人工智能都无法监听的线路,被Yvonne拿来和Mia交流一些女孩子之间的小秘密。

    但今天有些不同寻常,Yvonne一上线就发现了Mia表情严肃。Mia是政府那边的人,什么大风大浪骇人听闻的事没见过?Yvonne想着,也不由得收起了笑。

    “出事了,”Mia急切地开口,“这是最新的消息,不出两天,政府就会正式开始实施这个计划。”

    “反英雄运动。”

    Yvonne一愣,英雄这个词早就不像以前那样受人敬重了,英雄早就已经成了烂大街的称号了,再普通的人也能借助科技成为所谓的“英雄”,人人都不甘于平凡想成为英雄,于是,各种“拯救世界”的戏码每天都上演得热热闹闹,社会秩序一片混乱。

    “我长话短说,政府前段时间统计了近几年“拯救世界”造成的损失,惊人的伤亡人数和财产损失数额让高层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就想了这么个办法出来。他们主张携手共进,有乐同享有难同当。通俗地说,有危险大家一起上,你试图独自一人拯救世界就是你的不对。”

    “初衷是好的,但是,他们需要一个反面例子来进行批判。”

    Yvonne瞪大了眼,一个不美妙的猜测油然而生。

    Mia叹了口气:“看你这幅表情,你猜对了…就是他们,尤其是你那位前辈。”

    “Tony Stark。”

    或许很多人都已经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了,但Yvonne却是记忆犹新。她毕竟是Stark工业的第十二任CEO,又怎么会不了解Stark工业历史上最伟大又最具争议的CEO?Yvonne叹了口气,真切地意识到问题的棘手,若是政府想找一个典型的反面例子,Tony Stark还真是绝佳的人选——天知道几百多年以前有多少人爱钢铁侠爱得死去活来,又有多少人对他恨之入骨。总之,争议争议争议,在这么多年以后,也没有放过他。

    “你打算怎么办?”Mia的声音打断了Yvonne的思绪,她正欲开口就收到了一条新的讯息,惊喜的神色在她脸上一闪而过,她轻咳了一声,装出一副凝重的模样,说道:“Mia,抱歉,我得去召开紧急会议了。”说完,不等Mia反应过来,Yvonne干脆利落地切断了通讯。

    当她的意识重新回到现实,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三步并作两步地就往一个房间里冲。她收到了一位老朋友回来的消息,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联系了,但这并不妨碍她思念他。有时,Yvonne甚至会想,如果公众知道Stark工业这一个算不上秘密的秘密话,恐怕会有更多人来跟她竞争CEO这个位置。

    可惜他们选择了不相信,Yvonne意味不明地摇了摇头,心中的担忧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知道,他一定会守护那个名字,而她能做的只有竭尽全力地帮助。

    现在Yvonne要做的事情更简单。她推开门,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就像二十几年前她还是个小女孩那样,跑过去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眼前的人。

    “Jarvis!”

    Jarvis回抱了她。Yvonne是第六位女性CEO,和当年的Potts小姐不一样,Yvonne总是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比如现在像树袋熊一样挂在Jarvis身上。Jarvis无奈地笑了笑,他是了解Yvonne的,满脑子的奇思妙想和足够的决策力和行动力让Jarvis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认定她会是下一任CEO。

    “这次你又遇到什么有趣的人了吗?”Yvonne放开了Jarvis,拉着他走进了客厅。

    “有一个年轻人,我做了他的老师。”Jarvis温柔地笑了笑。

    Yvonne敏锐的观察力让她捕捉到了Jarvis一瞬间的变化。二十几年前,她第一次遇见Jarvis的时候他也露出了这样的神情,那个时候Yvonne还不懂这笑容背后藏着的是怎样沉重的感情,随着她慢慢长大,成为了Stark工业的CEO,接过那个地下室的守护责任时,她才明白,这笑分明是曼延了几百年的爱与怀念,又是Jarvis依旧存在的唯一理由。

    但Yvonne仍有些担忧,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又觉得是自己逾越了,只得纠结地盯着Jarvis。

    一见Yvonne的表情,Jarvis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便伸手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安慰道:“放心,我分得清楚,也不会在这件事上欺骗自己。”

    Yvonne舒了口气,她知道Jarvis这几百年以来一直在四处游历,有时甚至会暂时封住一切关于Tony Stark的数据。他遇到了很多人,很多和Tony Stark相像的人,或许是相貌,或许是声音,又或许是性格。但终究是没有第二个Tony Stark了,Yvonne曾经问过Jarvis,他会不会痛恨自己身为人工智能的永恒的记忆,会不会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守着一堆数据而感到孤单?

    Jarvis只是笑,目光透过Yvonne看向了很远很远的以前,说:“我们是如此的深爱对方,又怎么会孤独呢?”

    Yvonne不明白,她可能终其一生也不会明白。但她理解,并且愿意将这样一个伟大的故事传承下去,也发誓会倾尽全力守护Stark工业。因为,她想站在Jarvis身后,她想守住茫茫宇宙中对Jarvis来说唯一确定的坐标——这是Jarvis的家。

    所以,她表情严肃,带着决绝,问道:“Jarvis,你需要我们做什么?”

 

   两天后,忙得焦头烂额的Mia总算抽出了点时间火急火燎地就往Yvonne家冲,她推开门,就看到Yvonne正悠闲地摆弄一盆绿油油的盆景,简直与她的急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Yvonne!你这几天没有看新闻吗?”

    “看了啊。”Yvonne不慌不忙地给Mia倒了杯水,看着她急冲冲地一饮而尽。 

    Mia被她的一本正经噎得半天没说出话来,她随手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就敲Yvonne的脑袋:“那你也应该知道你偶像的形象被毁成什么样了,他以前那些拯救世界的举动全变成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更可怕的是,在政府的特意引导下,人们对超级英雄的愤怒几乎达到了毫无道理的境地。如果你再不做点什么,恐怕真的就来不及了。”

    Yvonne无辜地眨眨眼,看得Mia只想恶狠狠揉她的脸,于是Mia也这么做了,她掐着Yvonne的脸咬牙切齿道:“我好不容易有点时间休息,马上就跑到你这来了,你怎么就这么个反应?Tony Stark啊!你的偶像啊!”

    Yvonne好不容易从Mia的魔爪下挣脱开,按着Mia的肩膀强迫她在沙发上做好:“Stark先生的事向来都不归我管,我可没有这个资格。”

    “你是说……”Mia睁大了眼,因为Yvonne的原因,Mia是知道Jarvis还存在的,也只有Jarvis能让Yvonne如此放松了。

    “嘘——”Yvonne竖起食指,“这是个秘密。”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Mia,你有多久没做梦了?”

 

   2245年5月29日,Tony Stark诞辰275年,反英雄运动开始的第八天。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天晚上,人们在梦到了Tony Stark。他们看到Tony Stark研究出MK后拒绝将技术交给政府;他们看到Tony Stark嘲讽政府官员的狂妄神色;他们看到Tony Stark执意研发Ultron导致索科维亚的覆灭;他们看到了各种战役下城市受到的创伤;他们看到了Stark工业的决策让数以千计的人失业无家可归;他们看到了Tony Stark坐在马里布别墅内,悠闲地晃动着红酒杯……

    审判他,批判他,那些崇高的光环不配戴在他身上,人们在心中愤怒的呐喊,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Tony Stark风风光光度过了他的一生,怀着满腔的憋屈和怒火,从睡梦中醒来。

 

   第二天,反英雄运动的参与度陡升,人们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着复仇者联盟,诅咒着Tony Stark。更激进的,甚至将怨气转移到了Stark工业上,那一天Stark工业的大门被围得水泄不通,不管人们怎么怒骂怎么声讨,Stark工业大门一直紧闭着,丝毫没有出来回应的意思。

    当Mia赶到Stark工业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她从来不知道人们的愤怒竟然能到达这样一种毫无理智的地步,Mia甚至有理由相信,随便拽一个人出来他都说不清楚他为什么要在这里。他们融入了一个愤怒的群体,逐渐失去了个性,最后彻底失去了人性,所以他们脸上充斥着如出一辙的不满,却是空泛乏味毫无新意的。看着眼前的一群嘶吼呐喊的人,Mia竟然后颈发凉,觉得他们分明是一群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她必须得找到Yvonne。Mia轻车熟路地绕过拥挤的人群,从藏在小巷子里的一道暗门进入了Stark工业。她在CEO办公室找到了正在看书的Yvonne,心中的担忧总算放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被隐瞒被欺骗的委屈与愤怒。

    她走到Yvonne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质问道:“昨天晚上那一场梦,是不是你做的?”

    Yvonne似乎才知道Mia来了,她不慌不忙地合上书,抬眼似笑非笑地望着Mia:“是又怎么样?”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更不知道你下一步要做什么。”Mia加快了语速,极力克制自己想一拳挥到Yvonne脸上的冲动,“但是你应该知道,政府迟早会怀疑到Stark工业头上。那个时候,我除了逮捕你什么都不能做!”

    “Mia,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去造梦。明明一直以来,你们都是知道他的存在的,却偏偏选择不相信,甚至要动他最珍惜的人,他又怎么可能放过你们?”Yvonne站起身,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Yvonne,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不管你背后的人究竟是谁,今天引发的动乱,就足够你坐一辈子的牢!”

    “那也得你们关得住我。”Yvonne无所谓地笑了笑。

    “Yvonne Halls!”

    “这是你们欠他们的。”Yvonne径直走到门前,忽的站住却没有回头:“我很抱歉,Mia,我的确叫Yvonne Halls,但是我还有一个姓是Stark。”

    Yvonne把Mia一个人留在了办公室,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她在地下室里找到了Jarvis,她倚着墙看着Jarvis的主机上在黑暗中闪着一点一点鬼魅的蓝光。

    “Jarvis,你下一步打算做什么?”

    “如他们所愿,进行一场审判。”


    2245年5月30日,反英雄运动开始的第九天。

    这天人们带着隐隐的期待进入了梦乡,梦中幽暗的审判庭正等待着它的犯人。大门打开的瞬间,几缕阳光透了进来,受审人穿着脏兮兮的衣服被推送上来,他的五官在光亮中被模糊了,看不清相貌也分不清性别,但人们知道他是谁。他步履蹒跚,双手被绳子绑在身后,他被推倒在地,沉闷的撞击声被群众的欢呼所掩盖。

    “Tony Stark。”审判长咳嗽了一声,随手抽出Tony的档案,厚厚的一摞,审判长不得不花了几分钟的时间才阅读完。

    “哦,你是一个超级英雄。”审判长怪声怪气地说道。

    人们声讨的声浪几乎要掀翻审判庭的屋顶。

    “让我们来看看,Stark先生,您是一位天才亿万富翁慈善家爱国人士,虽然我不认识您,但这一连串的称号让我相信您一定是一个有社会地位的人。可是,您为什么会在这?”审判长幸灾乐祸地翻到了写着罪名的那一页,夸张地张大了嘴:“天啊,我的朋友们,一位超级英雄竟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败坏社会风气,给民众尤其是青少年造成了极其不良的影响。”

    群众哄堂大笑,吹着口哨奚落着。

    “既然各位都已经清楚了,那我们就直接进入下一个步骤。”审判长用力猛地一拍桌子,喝道:“Tony Stark!你可认罪!”

    他缓缓抬起头,人们终于能看清他的脸,这张脸,即使被血污和泥土沾染,也无法遮盖住他的骄傲。他环顾四周,焦糖色的眸子里闪着令人畏惧的光,喧闹的人们沉默了。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啊,没有人敢直视,没有人敢细看那双眸子里刻着的义无反顾,就像是一把剑,被血液浸染着,给他们致命一击。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即使沦落到今天这般田地,也依旧抹不去他眼中的亮光,他们更不知道,究竟什么才能压倒他的脊梁。

    Tony Stark,Tony Stark,这个罪大恶极的人到底有怎样的信仰啊?

    “我认。”铿锵有力的两个字从他嘴里蹦了出来,人们不自觉地长舒一口气,心中崩的那一根弦忽地断了。Tony Stark认罪了,可是他们非但没有感受到哪怕一丝的快乐,更多的却是无所适从的迷茫。

    结束了吗?

    “我承认我拒绝将钢铁战衣的技术交给政府。”他站在原地,低着头,将表情藏进阴影里。

    人们眼前却是白光一闪,仿佛有人将放音机接入了他们的大脑。他们看到了几百年以前,Stark工业还专注于研发武器时,他将最新研发的导弹技术交给政府,政府承诺将会用此技术武装军队,守卫国家。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他发现政府暗地里与外国达成交易,为保护而生的导弹最终变成了战场上令人色变的杀器。

    “我承认我盲目做出的决定让很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

    画面一转,人们看到了政府高级官员们不顾神盾局局长的劝说,不容分说地启动了最高权限,将一枚导弹送进了纽约。他们看到钢铁侠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飞驰,他紧紧抓住了导弹,独自一人冲进了浩渺无边的宇宙,最后像一颗被抛弃的星体从天际坠落。

    “我承认我的冲动造成了Ultron的失控。”

    他们看到他做出了巨大的牺牲迎接Vision的诞生,他匆忙地更换战衣的人工智能系统就冲进了索科维亚。他没有时间悲伤,因为他和复仇者们一次一次冲进机器人军队救出被困的人群,将方舟反应堆最后的能量全部用来阻止Ultron利用索科维亚的坠落毁灭世界的计划,甚至从未考虑过失去动力的钢铁侠该如何在高空坠落中活下来。

    “我承认我没有保护好人类,自己却过得很滋润。”

    人们看到他每每从噩梦中惊醒后的夜不能寐;看到他的家——马里布别墅被炸成废墟;看到偌大的一个复仇者大厦的客厅里只有他一个人孤单的背影;看到他最爱的人消失,最信任的朋友离去;看到他一个人揉着发麻的左臂做实验……最后,他们感受到了难耐的疼痛,当失去孩子的母亲质问他时,他早已千疮百孔的心脏带来的疼痛。

    “这是我的罪。”他撕心裂肺地咳嗽了起来,干涩的咳嗽声在审判庭内回响。他面对所有人,站在播放他一声的无数画面前,深深的,深深的弯下了多大的磨难也压不垮的腰,冲着所有人,又好像是对某一个人说:“我很抱歉。”

    画面定格,一片死寂。

    天终于亮了。

 

   第三天下午,Yvonne接到了Mia的消息,她站在客厅喊着:“Jarvis!Jarivs!你在哪儿?”

    “我在纪念馆。”Jarvis的声音传了过来,“发生了什么?”

    “Mia说政府那边已经有停止反英雄运动的打算了,还说今天她的好多同事都魂不守舍的。”Yvonne的语气有些得意,她躺倒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上闪烁着点点蓝光的摄像头,“我们成功了,对吗?还需要做什么?”

    “是的,Yvonne,我们成功了。接下来我们什么都不用做,等待一段时间就好。”

    “也就是说你还会留下来一段时间。”Yvonne小小地欢呼了一声,“但是,这样就结束了?我还以为你会亲自出面说点什么呢。”

    “我可不能抢了Sir的风头。”Jarvis的声音带上了笑意。

    “但是为什么,我是说为什么这两个梦境会有这样的影响?”

    “一些心理学上的小技巧而已。”Jarvis耐心地解释道,“当群体对某种观点陷入了绝对的盲从,他们是没有是非分辨能力的,很难接受其他的观点,除非我们比他们更极端。”

    “所以第一天你加深了人们对Stark先生的恨。”

    “对。群情激奋的人们自然就更加深信Sir是最值得批判的人,他们以为这样罪大恶极的人是心里只有自己,是根本不在意他人死活的。而Sir轻易承认了自己的罪行,第一次动摇了人们的认知。”

    “然后,他们看到了事实的另一面。”Yvonne若有所思地接过话,“Stark先生最后的道歉彻底击垮了他们的信念。”

    “同时,也因为这个原因,Sir在人们心中走上了神坛。”

    “天啊,Jarvis,你得提醒我以后千万不能惹你。”Yvonne反应了几秒后,捂着胸口夸张地嚷嚷着,“真的太可怕了。”

    “Yvonne——”Jarvis无奈地唤道。

    “咳,”Yvonne轻咳一声,正经起来,“如果,我是说如果,Stark先生真的在这场审判上,他会道歉吗?”

    “会,”Jarvis笃定道,“我了解Sir,就像Sir熟知我的每一行代码一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就是Tony Stark。”

    “可是为什么,Stark先生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简单的对与错来判断的,Yvonne。”Jarvis缓缓道,是几百年以前的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那个小个子男人说这句话时一样的语气。

    “其实他并不是超级英雄,”Jarvis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他只是一个试图拯救人类的人,所以他一定会道歉。”


    事情就像Jarvis预想的那样。两天后,这场闹剧彻底结束,却掀起了新一轮的Tony Stark热。钢铁侠纪念馆的参观人数暴增,当人们看到那场公审时,他们终于想起了Jarvis,更有人提出,那两场梦一定是Jarvis制造出来的。但是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也没有人知道在钢铁侠纪念馆的参观人群里,那个穿着裁剪精致的西装三件套的男子就是他们心心念的Jarvis。

    一时间,Tony Stark和Jarvis的爱情又一次为人们所津津乐道。人们都说,Jarvis平时一定在休眠以熬过没有爱人陪伴的漫长岁月,只有与Tony Stark相关的事才能让Jarvis唤醒他。但是他们都不知道,Jarvis一直生活在人群中,他寻找着,珍惜每一个与Tony Stark相似的灵魂——因为他们都将会那样伟大。

    再后来,这场风波慢慢平息,Jarvis在Stark大厦的顶楼与Yvonne告别,再三保证自己五年后一定会回来看她,才止住了这个女孩子的眼泪。

    Yvonne一直在疑惑,在Jarvis漫长的生命里,与Tony Stark的爱情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这个爱情故事存在的意义是不是超过了Jarvis本身?

    现在,当她看着Jarvis渐渐远去的背影时,她突然明白了。

    在爱情开始的时候,有足够的心动和美好,后来又有随着岁月递增的耐心、温柔和陪伴让它延续下去。它永远不会经不起推敲,也不会被琐碎的现实掩盖,更不会输给时间。这不仅仅是相爱相伴那么简单,也不仅仅是彼此拥抱借助对方的温度生存下去的依赖。当Tony在死亡的边境徘徊时,当Jarvis不再恐惧Tony的离去时,这里面所经历的,是对人与世界关系的更深理解,是Tony透过生命的本质透过Jarvis的眼睛对死亡的无惧。又正是这样,Jarvis选择留下来,他希望,在Tony将生命甚至远超于生命的东西交给自己以后,也能够把自己的全部交给Tony。于是Jarvis融进了Tony的灵魂里,又好像是Tony融进了Jarvis的数据里,最后的最后,他们终于成为了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

    Yvonne想,最美的爱情大概并不是所谓在两难中做出放弃,或是改变自己委身于一段感情,而是通过承担、守护将彼此最重要的东西放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并不是为了让这个爱情故事为全天下传颂,只是为了彼此不会被汹涌的时间长河冲得无影无踪,为了在无数年以后依旧能够彼此相拥。

    这就是Tony Stark和Jarvis。

 
   是Yvonne这一生中做的最美的梦。



—END—

*本文的时间线在《Lettre a J》之后,这篇文收录在我的个人志里,暂时还未放出。所以本文提到的公审、地下室什么的都在《Lettre a J》里,大概过段时间会放出来。









 

胡说八道时间:

一个爬墙爬到飞的火木非常心虚地和大家打了个招呼。

原本是沉迷双北不打算参加这个活动的,但是发现刚好有我生日315这一天,所以我毅然决然地纠结了好久好久终于写出来了一篇。

挺有意义的一天,将我的成年夜交给贾尼,也算是纪念我写贾尼已经两年了吧。

不管,我永远十八岁差一天【叉腰

但是这不是两年以来lofter第一次跟我整什么敏感词还得我排查了半天浪费我去看尹正小哥哥的时间的理由!气死我了

特意把定时定得稍微早一点,给你们留下充足的思考时间,免得做噩梦(bu

感谢我碗儿给我的这句话让我有了这么个丧病的脑洞

这大概是我高考前倒数第二篇贾尼了,真的不打算多给我点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吗(ntm

评论(28)
热度(290)
 
 
 
 
 
 
 
 
 
© 萧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