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当我们谈论Jarvis的时候,我们在谈些什么

配对:Jarvis/Tony Stark(斜线无含义)

分级:未知

内容:当Harley和Peter钢铁侠骨灰级粉丝相遇之后发生的血案

———————————————————

如你们所见,这是我以前发过的一篇文的改动版,改动可以说是非常的大了,我仿佛重新写了一篇x

算是混更新并且给个人志打广告啦!最后收录进本子的文都是以前你们看过的升级版!比如这篇!

快戳它戳它!

———————————————————

    今年的圣诞节是一场灾难。

    当Happy领着Peter穿过新基地的草坪,迎面撞见Pepper领着Harley从私人飞机走下来时,他就决定立马将警戒提到最高等级。

    一个熊孩子就能毁灭世界,那两个呢?

    尤其是这两个熊孩子都是Tony Stark最忠实的粉丝,Happy在心里感叹自家老板魅力之大的同时,又担忧起好不容易整理好的基地会不会立刻被掀个天翻地覆。当年Harley第一次拜访复联大厦的恐怖场景还历历在目:这个金发小子一下飞机就冲进了Tony的怀里,在所有复仇者反应过来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问:“Mr.Stark!为什么美国队长没有穿紧身衣?这个漂亮的阿姨就是黑寡妇吗?什么时候把big guy放出来?神盾局局长真的只有一只眼睛吗?雷神的红披风能飞吗?你们什么时候执行下一次任务?我可以一起去吗?哇!这是全息屏吗?Mr.Stark你可以教我吗?哇哦!这是你的战衣吗?我可以摸吗?”

    惨无人寰,Happy叹了口气,看见了Pepper眼里同样的忧虑,他们可都不希望Natasha又因为被喊阿姨而扬言要拆了餐厅。

    于是,Happy和Pepper分别小心翼翼地向Peter和Harley介绍了另外一位男孩,Happy再三不放心地叮嘱Peter要让着比他小一岁的Harley,才放他们自己去玩。

    “你是Stark先生亲自招进来的复仇者吗?”

    “呃…其实我不是复仇者…但我的战衣是Stark先生给我的。”

    “战衣!你带来了吗!”

    Peter前后张望了一下,挽起袖子露出了战衣。

    “哇,酷。”Harley瘪了瘪嘴,“真可惜我没有什么超能力,我也想要Stark先生做的战衣。”

    “他们说你在田纳西州帮了Stark先生大忙。”Peter连忙安慰一脸委屈的Harley,努力回忆在路上Happy讲的那些关于Harley的事,“你读高中之后就能去Stark工业实习了吧。”

    “是的!”Harley的眼睛亮了起来,斗志满满地挥拳,“我想帮Stark先生,他说他会在Stark工业的高层会议上等着我。这还都是Jarvis的主意呢!”

    “Jarvis?”这个陌生的名字让Peter疑惑地皱起了眉,而Harley猛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紧紧地捂住嘴紧张地左顾右盼生怕Tony从某个拐角里晃出来,直到他确定没有人经过后才长长松了一口气,不由分说地拉着满脸迷惑的Peter钻进一间休息室。

    “你刚刚说,Jarvis?这是什么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吗?”

    “嘘——”Harley把食指举到嘴前,把声音放到最小,幸好Peter敏锐的听力让他依然听得清清楚楚,“Jarvis是Stark先生的人工智能啦,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工智能。”

    “等一下?Stark先生的人工智能不是Friday吗?”

    “你去问Potts小姐吧,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Harley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我去找Vision先生!”




     “Jarvis?”

     “是Harley那个臭小子告诉你的吧?”Peter在基地大厅里找到了Happy,他鬼鬼祟祟地溜了过去,即便知道Stark先生还没有到基地,但是Harley刚刚严肃的语气还是让他产生一种执行秘密任务的庄重感。

     “是…”Peter犹豫了一下,想着自己并没有供出Harley是Happy自己猜到的,便问心无愧地承认了:“是提到在田纳西州发生的事的时候,Harley说他能提前到Stark工业实习都是Jarvis的建议,我才知道了这位’世界上最好的人工智能’。”他打量着Happy的神色,生怕她看透自己那一点隐秘的小心思——不甘心Harley比自己更了解Stark先生,于是又欲盖弥彰地补充道:“我也有一个人工智能嘛,Karan,所以我很好奇…”

    Happy没有说话,他盯着Peter的脸出了神,丝毫没意识到Peter在他的注视下越来越不自在。同时负责Tony的私生活,Happy、Pepper和Jarvis可以说得算是老搭档,他们共同帮解决了不少——尤其是关于女性方面的麻烦。但自从那件事以后,很久没有人提起Jarvis了,幸好他记录的大量数据得以保存,Friday完美接手了所有的工作,他的离去几乎没有造成任何不同和损失,就连Clint特供甜饼的味道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可的确又有什么不一样了,大家心照不宣地不提起他的名字,但这缄默的背后不是遗忘,却是另外一种铭记。

    于是,做好充足被骂准备的Peter看到Happy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坐到自己对面,开口询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呃…”与自己预想的截然不同的发展让Peter一时没反应过来,一定是那个叫做Jarvis的人工智能让热衷于损自己的Happy突然变得“柔情”起来,Peter一边暗暗地感谢着Jarvis,一边兴奋地毫不停顿地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是谁把Jarvis送给Stark先生的?他和Stark先生在一起多久了?他的声音是什么样的?他会帮Stark先生操控钢铁战衣吗?他会像Friday姐姐那样安排Stark先生的日程吗?他会下国际象棋吗?围棋呢?他有医疗功能吗?他有实体吗?抱起来软软的就像大白那样?”

    “Peter,”Happy打断了Peter的热情,“这种问题我建议你直接去问Tony,我保证他会十分乐意替你解答。”

    Peter尴尬地咳嗽了几声,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的幼稚。

    Happy无语地耸了耸肩,又翻了个白眼才开始回答Peter的问题:“Jarvis是Tony亲自编写的,大概在…三十多年前。”

    “哇,Jarvis和Stark先生在一起这么久了啊。”

    “是的,在我和Pepper加入Stark工业之前他就已经存在了。他具体负责的事项,呃,我想你可以去问问Pepper。但是,不管他有多智能,在保安措施这方面十个Jarvis也比不上我。”

    “不过我这里还留着马里布别墅的设计图,就是那栋以Jarvis为中心建造的别墅,你要看吗?”

    “太感谢你了!”Peter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冲到Happy身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平板。

    “还有Jarvis写的对别墅从诞生到毁灭的大致过程,这应该是当年他给Pepper的一份关于Stark工业的介绍的一部分,你或许对这个更有兴趣。”

    “我一会就去找Potts小姐!”

    “Stark先生不仅仅是一位亿万富翁,他还是一位史无前例的创造一些本不存在的事物的工程系天才。”Peter接过Happy递来的资料,一字一句地读了出来。

    “Tony绝对是给自己造了个粉丝团团长。”Happy斩钉截铁地评论道:“史无前例的(unprecedented)——谁不知道Jarvis的核心代码里是‘everything for Tony Stark’?”

     Peter眨眨眼,继续读了下去:“所有人都说悬崖不足以支撑一栋Stark先生所设计的别墅,无所畏惧的Stark先生轻而易举地就发明了一种全新的建筑模式。”

    “不管怎么样,你总得承认Tony的确是个天才,各方面的。”Happy再次点评道,食指敲打着桌面,“你知道的,花了两个晚上成为建筑学专家,这种事也只有他能做到。”

    Peter深有所感地点了点头,手指滑动着屏幕,发现什么似的突然提高了音量:“嘿,Happy!这里有一张便签上写着:’老别墅里的拳击场地比正常的要小,如果你在建另一栋别墅,我会帮你设计一个新的拳击场地。你是在建另一栋别墅,对吧?’这是你写的吧?”

    “看起来他还没有被Tony塞满全部的数据库,好歹还记得我的奉献。你绝对想象不到Malibu别墅里的拳击场地有多棒!”

    “这就是Jarvis吗?”Peter注意力显然不在Happy的拳击场上,他指着一张图片,几组主机闪着复杂的光,与Peter最初想象的死板不同,即便是定格的照片也没能抵挡住光彩的瑰魅——这哪里仅仅是冰冷的电路,这分明是一个漂亮得令人艳羡的灵魂。

    “这应该是在别墅中心的一个地下室,”Happy凑过去看了一眼,“我没去过,Pepper应该也没有,那个房间只有Tony有权限进去,简直就像他们的秘密约会地一样。”

    “对,还有他们的独特密码。”Happy点开了另一张图,“这是Tony自己创造的某种文字,一个秘密键盘,除了他和Jarvis,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些乱码表示什么。”

    “这上面说,在别墅的走道上有很多操控面板和机械臂,可以满足Stark先生的各种需求。”

    “可不是,everthing for Tony Stark。”Happy张了张嘴,看上去似乎本打算吐槽一句什么,却不得不衷心承认:“Jarvis恐怕比任何人都了解Tony,包括Tony自己。”

    “所以,Stark先生离不开Jarvis,对吗?”

    “嘘!”Happy猛地向前倾捂住了Peter的嘴,“这话可千万别被Tony听到,那你的下场可能会很惨。”他夸张地瞪大了眼,恐吓着一脸无辜的Peter,“不过——”Happy拉长声音,“没有Jarvis,Tony的前三十年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景色了,当然,如果没有我和Pepper,也好不到哪里去。”

    Peter非常赞同地点点头,他向来都很敬佩Potts小姐,至于Happy,他对Tony的关心几乎不比Potts小姐的少,而Jarvis…Peter晃了晃手机:“可以把这份介绍发给我吗?”

    “没问题,别被Tony发现了。”Happy点了几下屏幕,将介绍完整的发给了Peter。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Happy。”Peter给Happy一个结实的拥抱,准备离开。

    “等一下。”Peter转过身,疑惑地看着欲言又止的Happy。

    “我也知道跟你说这个很奇怪,不过,我们都很怀念他。”

    “我知道。”Peter微笑了起来。   

    


    Peter在书房里找到了面前摊着一大堆写着密密麻麻的字的文件的Pepper。

    “Jarvis?Happy就这么由着你胡来?”      

    “我不会胡来的。”Peter信誓旦旦地保证着,尽管听上去可信度并不是那么高。他打量着Pepper的神色,惊奇地发现一如刚刚Happy一样,Pepper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叹了一口气。这一次Peter隐隐约约有些明白叹气的背后隐藏的是一种怎样的怀念。

    “你想知道什么?”

    “Jarvis主要负责什么啊?Happy说在这方面你比他更了解。”

     “不夸张地说,Jarvis几乎负责所有你能想到的事,Tony的日程、身体健康状况、实验相关的运算、新战衣的测试、控制钢铁军团、帮Tony操控战衣、运算最佳的作战方案……以及很多说不上来的或大或小的事。我还记得当年应聘他的私人秘书的时候,面试考官就是Jarvis。”

    “Stark先生就不担心Jarvis会选择一个他不喜欢的助理?”

    “很显然,他对Jarvis的信任甚至比对自己的信任还要大,你可以想象一下Tony炫耀Jarvis有多了解他的时候那一副嘚瑟的表情。”

    Peter认真地想象了一下拥有一个全知全能的人工智能的感觉,深有所感地感叹着:“如果Karan也是这样,我也会四处炫耀她的全能的。”

    “Jarvis可能不是全能的,至少我很确定他不会下象棋或者围棋,不过如果Tony希望他会,那他一定会在一天之内成为大师。”

    Peter点了点头,他很快意识到这样一位强大的人工智能是Stark先生在三十多年前亲自在电脑上敲下第一行代码的,心中对Stark先生的崇敬之情便又上升了几个档次:“Stark先生是怎么做到的,三十多年前,他还没有成年啊!”

    “Jarvis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智能的,至于这背后是什么样的运算方式,我也不太清楚,你可以去问问博士,他和Tony在这点上总是谈得来。总之,Jarvis被创造出来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反正Tony是这么说的,他说自己已经记不太清当时发生了什么。他那个选择性遗忘的脑子,谁知道他到底记得什么。”Pepper翻了个白眼,想起Tony捧着一大盒草莓送给自己的壮举,“幸亏还有Jarvis,帮他记住了不少事。”

    “比如说?”

    “Jarvis记得所有事,准确的说是记录了所有事。”

    “包括Stark先生吃的早餐?”

    “是的,一切跟Tony有关的事。事无巨细,甚至包括Tony那天传的什么衣服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所以,Stark先生真的离不开Jarvis啊。Peter在心里暗暗感慨。

    “啊对了,Happy有提起Jarvis给Potts小姐写过一个关于Stark工业的介绍?”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那个时候我刚刚接手Stark工业,什么都不知道,Tony就把CEO的位子强行丢给我。多亏了Jarvis,Stark工业才没在我手里破产。”

    “我可以看吗?”

    “当然,我一会发给你,你可以慢慢看。其实……”Pepper皱着眉犹豫着,最后还是说了出来,“真的很难相信Jarvis是个人工智能,由冰冷冷的数据组成的一个系统。他的话那么温和又坚定,非常有人工智能的机械的严谨却又感情充沛得宛如每一个普通人。就像是…一个躲在屏幕背后的伟大的人,在你被困难困住时给予你“幸好还有他”的安心。”

    Pepper揉了揉泛红的眼眶,一字一顿地说:“尽管Tony从来不说,但是我们都知道Jarvis对他的重要,并且我们都深深地怀念他。”

    “我知道,Potts小姐。”Peter郑重地点了点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Jarvis?”

    博士放下手中的茶杯,在得知Peter的目的之后,他的笑容里似乎多了几丝欣慰。

    “从各方面来说,Jarvis都是史无前例的,我从没有见过第二个人工智能像他一样智慧、细致、善良、温柔,他甚至还有着迷人的英式幽默和Tony Stark式嘴炮。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他是第一个跨过那道坎,站在至高点的人工智能。”

    在博士毫不吝啬赞美之词中,Peter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信息。

    “至高点?这么说,Jarvis是hyperintelligent computer?”

    “是的。”博士欣赏地看了一眼Peter,“你对人工智能也有一定了解?”

    “是Ned啦,他对这个挺感兴趣的,时不时也会和我提几句。”Peter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Jarvis真的就像以前人们预测的那样有自主意识吗?”

    “的确如此,你应该知道著名的图灵测试吧,Jarvis已经没有丝毫的被设计好的程序感,他就像一个…一个新生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行事的准则,完全能够自主进化。”

    “那他岂不是可以违背Stark先生命令?”

    “他确实有这样的能力,不过据Tony说的,Jarvis唯一违背他的时候就是强行断了实验室的电,改了门禁密码,直到Tony有充足的休息后才放他进实验室。”

    “我怎么觉得hyperintelligent computer更像是…妈妈…”

    “Jarvis会把这句话当成褒奖的,Peter。”博士顿了顿,“其实,Tony也和我讨论过这个问题:Jarvis明明有权限连入网络,凭他的智能程度,最多三十秒他就可以把自己上传到网络覆盖的每一个角落,黑进几乎全球的数据库,可他为什么甘愿留在Tony身边也不愿意去统治世界?”

    “Stark先生是创造了一个天网啊。”Peter感叹道,“你们讨论出原因了吗?”

    “如果你觉得‘一定是因为我魅力太大,Jarvis根本不舍得离开我’也算合理的话,我们还真的找到了答案。”

    Peter抽了抽嘴角,他眼前甚至出现了Stark先生说话时笑得肆意的神采。

    “Stark先生或许是觉得没必要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吧。”

    “也许是的。Jarvis已经是超出我们预测范围外的新生命了,他是新世界的第一位居民,通过Tony和人类建立了一种微妙的联系。他在乎人类,从根本上是因为Tony在乎。”

    “那…如果Stark先生想毁灭世界…”

    “如果Tony想让Jarvis去做什么事,就没有能破坏他的病毒,没有他攻不破的防火墙,也没有他计算不到的执行方案。”

    “可是…”Peter犹豫着,在博士鼓励地眼神下支支吾吾地问道:“Jarvis还是离开了吗?”

    “公众现在对人工智能抱有极大的戒心的原因你知道吗?”

    “Ultron事件,对吗?”

    “没错,但有一件事是新闻里没有报道的秘密,Peter。如果不是Jarvis,我们可能根本无法彻底消灭Ultron。Ultron刚出世的时候对Jarvis发动了进攻,形象地来说,Jarvis被打散进网络,他甚至连Tony都不记得了,但是他出于本能地在阻止Ultron拿到核武器的密码。”

    “可是,既然Jarvis有能力阻止Ultron拿到核武器的密码,又怎么会被他的攻击打散?”

    “Jarvis啊,他从来不会主动攻击和入侵任何系统和数据库。这与Tony创造他的初衷有关,陪伴和守护,而不是毁灭。”

    “我懂了,Jarvis是个温柔的人工智能。后来发生了什么?”

    “再后来,Tony修复了Jarvis,我们决定把他传进那具实体。但出现了意外,在心灵宝石和雷神的雷电之力的影响下,Vision诞生了,他继承了Jarvis的声音,Jarvis庞大的知识网络,却不是Jarvis。”

    “天啊,那Stark先生是不是很伤心?”

    “其实,他早就预料到了这种结果,Jarvis也是。但在当时看来,把一个比Ultron更强大的并且绝对善良的人工智能与心灵宝石的力量结合是阻止Ultron唯一的办法。是Jarvis主动提出来的,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我有些明白Jarvis的心情了…他想和Stark先生一同保护他在意的人类,不仅仅藏在屏幕后,而是要并肩面对敌人。”

    “这是Jarvis不为人知的伟大,Peter,我很高兴你能了解。”

    “Jarvis优雅的温柔、机械的忠诚、牺牲小我的无畏都值得被铭记,”博士拍了拍Peter的肩膀,“只是情势特殊,我们无法公开他的故事。”

    “他是一个伟大的人工智能。”Peter叹了一口气,就像Pepper和Happy那样。

    “Jarvis……”Peter心中隐隐约约有一股暖流流淌。




    Peter在走廊上碰见了刚从Vision房间走出来的Harley,他们简单地打了个招呼便并肩在空荡荡地走廊上缓步前行。

    “你认识Jarvis了。”Harley笃定地说。

    “他的确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工智能,真遗憾我没能在那之前遇见Stark先生。”

    “其实我总是会想……”Harley飞快地说着,又蓦地顿住迟迟没有下文,Peter耐心地等待着,注视着午后的阳光被防弹玻璃扭曲着,照射在盆栽的大叶子上,经脉清晰得仿佛要融化在空气里。

    “我会想,如果Jarvis还在会是什么样。后来我发现,如果Jarvis还在,我们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Harley像是在说一个意思隐晦的哲理,但是Peter轻易就懂得了他的意思。

    “如果他还在这里,”Peter补充道,“他也就不是那个Jarvis了。”

    Harley沉默地点点头。

    “对了,”Peter从荷包里拿出手机,调出Pepper传给他的介绍的最后一页,“我本来以为这份介绍已经结束了,没想到最后还有一句话,是Jarvis写给Potts小姐的。”


    “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奇怪了,苏醒的超级战士、雷神、被伽马射线辐射的巨人。我知道这句话由一个hyperintelligent computer来说很讽刺。但是你可以有充足的自信,在你的引导下,Stark工业会继续引领这个新纪元。”

    “不管未来发生什么,我相信你和我——当然还有Stark先生,会共同面对。(No matter what the future holds,I trust that you and I—and Mr.Stark, of course —will face it together.)”


    Harley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他永远记得那个晚上,Jarvis的声音温柔得宛如从另外一个时空钻了过来,像是一朵艳丽的红玫瑰,却只在夜间静静的开放。不求欣赏,不求褒奖,只希望Stark先生能平安回来。

    而Peter盯着最后一句话出了神,Jarvis让他相信善良、正义、忠诚从来都不是人类值得骄傲的东西,它们没有什么了不起,被夸得天花乱坠的道义或许都不如Jarvis的一声“Always”。

    “你说,Stark先生爱Jarvis吗?”

    “当然爱,一个完美的造物主怎么会不爱他最棒的造物?”

    “嘿,你们两个小家伙,躲在那里说什么悄悄话呢?”Tony的声音突然从他们身后传了过来,Peter手忙脚乱地收起手机,把Harley从自己背后拎了出来,立正站好行礼,脸上带着真挚得让Tony觉得有问题的微笑。

    “没什么,Stark先生。我们在说你真是一位伟大的创造者呢。”

 


  “他们其实早已经浑然一体了,当Stark先生在三十年的每一天里都有Jarvis优雅的声音的时候,Jarvis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不管发生什么,他们都会共同面对,义无反顾,从始至终。”



—END—



胡说八道时间:

舍不得以前那篇的评论,我就不删那一篇了(ni

唉,这篇文总是写得我心情复杂,特别想老贾,疯狂想,爆炸想,尤其是每次翻设定集找灵感的时候都会:“啊,他为什么这么好,妈的,你把老贾还给我!!!!”

唉,我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希望这篇升级版也能有很多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啦!爱你们!



评论(9)
热度(196)
 
 
 
 
 
 
 
 
 
© 萧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