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当我们谈论他们的时候,我们在谈些什么

配对:Jarvis/Tony Stark(斜线无含义)

分级:未知

内容:Stark工业第四任CEO的故事,又名 Simon升职记老贾还魂记

预警:重要人物死亡

————————————————

请你们看到最后再决定要不要打我!!!

————————————————

    

      这是注定不平常的一天。凌晨3:24,Simon Minsky被内部线路的短信音吵醒后,便捕捉到了这个预感。短信上显示有一道紧急命令需要他确认,但作为Stark工业的第五任CEO,Simon Minsky见证了太多的紧急事件。这个世界的怪事越来越多,初代复仇者已经是接近一个世纪以前的事,在孩子间口口相传的故事也被其他更新、能力更强的英雄佚事取代。

      毕竟人类早已经过了认为超级英雄与众不同的时代。人们渐渐地不再对超级英雄抱有极高的崇敬,他们拯救世界的行为反倒是被视为理所应当。每天都有物种排着队来毁灭人类,超级英雄拯救世界也变成一种寻常得宛如清扫大街的职业。

      Simon Minsky几十年的社会经验告诉他,没有什么事真正算得上紧急——即便明天是世界末日。其实,就算明天真的有人或者外星人或者不知道什么物种要毁灭地球,那也不过是超级英雄的又一项工作而已。

      但是,要想事情不紧急,你得尽快解决它。Simon Minsky揉了揉眼睛,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掀开被子跳下床。初春凌晨的空气还有些刺骨,Simon Minsky哆嗦着穿好衣服,站在镜子前思考系什么样子的领带。短信音又一次响起,Simon Minsky瞥了一眼便皱起了眉:这道命令的内容分明是一个极度简单的任务,不过是让Stark工业的小队把五个大木箱送到Stark大厦的顶楼。对于曾经和试图抢夺外星能源的恐怖分子搏斗的小队来说,他们唯一要面对的问题就是电梯飞速上升时造成的耳鸣。

      仅存的睡意瞬间消失殆尽,Simon Minsky神色凝重地盯着这道命令的权限——最高权限,这意味着即使Simon Minsky否认这道命令,在24小时之内命令的发布者不主动取消,这道命令依然会执行。能够发布最高权限命令的只有Simon Minsky和复仇者那边的队长,而短信上清晰的“匿名”两个字,让Simon Minsky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人攻破了Stark工业的防火墙,直接篡改了系统。不过,Stark工业的防火墙由一位强大的人工智能Friday守护着,想要攻破它几乎是不可能的。Simon Minsky的食指无节奏地敲打着桌面,他不能对这样特殊的情况掉以轻心,他有责任将Stark工业传承下去,将那个只有每一任CEO才知道的秘密传递下去,直到它有机会公之于众。

      秘密。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仿佛知道了这道命令的来源,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取而代之的是带着些许兴奋的笑容,他急匆匆地整理好领带,叼着一片白吐司就冲出家门。在路上他拨通了秘书小姐的电话:

     “封闭Stark大厦的顶三层楼,我有贵宾要招待。”



      半个多世纪以前发生了一件历史性的事件:钢铁侠,复仇者联盟创始者之一,Tony Stark与世长辞,享年九十五岁。

      Tony Stark的死是值得纪念的,不管是对他的崇拜者还是仇恨者来说都无可非议。他还在MIT时创造的两个机械臂Dummy和You的模型现在仍放在Tony Stark纪念馆,每年都会有无数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前来参观。尽管现在它们已经是科技的淘汰品,但在一个多世纪以前,它们无疑是极具创造性的。这就是Tony Stark创造性一生的开端。从MIT毕业后,他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位光芒万丈的少年天才被现实的社会浪潮打了个措手不及时,他顶着Stark工业CEO的光环重新回到公众的视线中。接着,在质疑他过于年轻不够沉稳的声讨中,Tony Stark以一篇又一篇新闻报道,一枚又一枚国家勋章,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不仅不亚于Stark工业的创始者,他的父亲Howard Stark,甚至在某些层面更胜一筹。几乎没有女人不为Tony Stark痴狂,当他毫不避讳“死亡军火商”的称呼,冲着镜头眨着他那双深邃明亮的大眼睛的时候,天知道有多少女性被那个飞吻迷得魂不守舍。自然也是有人对Tony Stark恨之入骨的,这样的公众人物几乎是全世界男人的公敌,除此之外,Tony Stark耀眼的光芒显然给他吸引来了一些不必要的关注。他在阿富汗被绑架,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的时候,他又回来了,带着胸口的莹莹蓝光站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抛下手中的纸条轻描淡写地说出震惊全球的宣告:“我就是钢铁侠。”从那以后,Tony Stark的生活转了个弯,他在一片哗然中停止了Stark工业所有的武器售卖项目,辞去了CEO的职位,没日没夜地忙着拯救世界。在他作为钢铁侠的那段日子里,壮举之一便是将那颗本要毁灭纽约的核弹送进虫洞,又从无尽的宇宙中坠回地球。但是在一个多世纪之后,太空旅行几乎和一个多世纪以前的公交车没有什么区别,后来的孩子们很难理解其中的困难和伟大。

      围绕着Tony Stark的争议从未停过,即便他将拯救世界的任务交给下一代复仇者,搬进海边的一栋别墅安度晚年的时候,争议也没有减少过一丝一毫。爱他的人爱到痴狂,恨他的人恨之入骨,他似乎生来就受舆论的欢迎,Tony Stark这个名字几乎出现在每一家的饭后闲聊中。他也清楚,有不少人对他颇有微词,可他从不解释,也从不改变,永远以Tony Stark式的自恋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这也导致在一个多世纪以后,不了解那段往事的人们翻看过去的采访资料,只记住了他的自大,而忽视了他的伟大。所以,时至今日,关于Tony Stark的争论依然没有随着他的死亡停歇下来,永远有人咒骂他,也永远有人维护他。又好像正是这样,在Tony Stark离开半个世纪之后,他仍然活在世界各个角落的话题里。

      但是,不管怎么说,在那时,Tony Stark的死震动了所有人。政府机构全部降半旗,教堂的钟声敲响了一夜,人们不约而同地走上街护送着Tony Stark的灵柩,直升机在他们头顶悲鸣,白颈上系着黑纱的信鸽停在广场上目睹着这一场盛大的葬礼。而就在这时,某一家医院的手术室里,Simon Minsky出生了,他哇哇大哭着,为被死亡阴影笼罩的一天添上生命的气息。

      这样的巧合让Simon Minsky的父母坚信他与Stark工业间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在小Simon学会字母表之前,他的父母就已经反反复复给他念叨了几十次Stark一家的成就和Stark工业的发展史。作为一个枕边读物是Stark工业的介绍书的小朋友,小Simon 对父母强制灌输的行为感到厌烦,但又不可抗拒地被Stark这五个字母深深吸引。在他十岁那年,学校组织了一场科技知识问答大赛,优胜者的奖励之一就是在现任CEO Harley Keener的带领下参观Stark大厦。小Simon为此投入了巨大的精力,没日没夜地泡在图书馆里,研究着那些对于他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还过于高深的知识。他的父母被他不吃不喝的热情吓坏了,他的母亲甚至把他锁在房间试图阻止他又跑进图书馆,而小Simon以常人不可及的决心和勇气从三楼翻了出来,险些摔断了手。幸运的是,他的努力没有白费,他以无法阻挡的气势横扫了一众参赛选手,最后骄傲地踏上飞往纽约的飞机。

      Harley Keener亲自在大厦门口迎接了他。了解Stark的人都知道,Tony Stark一生无子,Harley Keener是他在某次战衣事故中偶然遇见的。这几十年有不少以Tony Stark在回忆录里提及的这段往事为原型的影视和文学作品:落败的超级英雄与一个小男孩相遇,在小男孩的鼓励和帮助下,超级英雄重振旗鼓,修好破损的武器,冲出去再次拯救世界,后来小男孩也在超级英雄的支持下走上人生巅峰。这几乎是每个小男孩的幻想,小Simon眨着熬了几天夜有些酸涩的眼睛看着走在最前面忙着介绍的Harley Keener的背影,他知道Harley Keener十岁的时候曾经帮外出调查的Tony Stark守着在仓库充电的钢铁战衣。那会是怎样的一种经历呢?独自面对一堆没能量的铁会不会很无聊?他有没有试过钻进战衣?他是不是和Tony Stark的第一个人工智能Jarvis说过话?

Jarvis,这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停留在Simon Minsky心中的疑惑。走在科技尖端的Stark工业在人工智能领域也毫无争议地站在第一位,Stark工业的运转离不开一位叫做Friday的人工智能,她已经为Stark服务了一百多年,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数一数二的人工智能。但是Stark工业从来没有对关于人工智能日益激烈的争论发过声,无论多厉害的记者也无法从他们嘴里挖出一点对人工智能的看法。更奇怪的是,在Friday之前Tony Stark还拥有另外一位人工智能Jarvis。Jarvis似乎是他创造的第一个人工智能,但在回忆录中Tony Stark从未提起Jarvis的诞生和成长,仿佛他一直在那里,陪伴着Tony Stark走过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转折点,又悄无声息地离去。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真正在意一个人工智能的消失。但是在小Simon尚未完全成熟的思维中,他隐隐约约地意识到Stark工业心照不宣的沉默与Jarvis的联系,这又好像是他未来几十年的命运的某种征兆。

      当他们站在Stark大厦的天台上,Harley Keener揉揉小Simon的头,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灯光突然熄灭,藏在大厦各个角落嗡嗡运转的机器也停止了,空气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两秒后,啪的一声大厦又恢复了光明。那是Simon Minsky第一次听到Friday的声音:“已启动备用电源,Boss。”

     “发生了什么?”Harley Keener眺望着依然在黑暗中的纽约说道。

     “遗嘱一号计划被触发了。”

       在很多年后,Harley Keener当时的表情依然清清楚楚的留在Simon Minsky的脑海里。那种极度的狂喜胡乱地塞在他的眼睛里,让小Simon莫名其妙地有了一个预感:在不远的未来自己也会经历同样的喜悦。

    “搜索触发源。”Harley Keener努力压抑着语气中的期待,小Simon丝毫不怀疑遗嘱一号计划被触发的消息已经让Harley Keener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于是他安静地站在一边,努力分析着自己心跳加速的理由。

      直到Friday远比平时活跃的声音响起:“就在您身后,Boss。”

     


      同为Stark工业的CEO, Simon Minsky不像Tony Stark那般嚣张,更不让人(尤其是管理社会秩序的政府官员)见了就头疼。Tony Stark似乎天生就有破坏秩序的天赋,这种天赋随着他身上越来越多的光环愈加炉火纯青。而Simon Minsky一向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他甚至都不会闯在Tony Stark眼中形如虚设的红灯,有人笑称他是“Stark工业史上最乖的CEO”。

      此刻,这位“最乖的”CEO正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冲过第六个红灯,他上一次在路上上演生死时速还是二十多年前得到Harley Keener病重的消息时。那位奄奄一息的老人在看到Simon Minsky的时候眼睛亮了起来,抬起颤抖着的瘦弱的手示意他过来。Simon Minsky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单膝跪在地上紧紧握住Harley Keener的手,生怕他下一秒就会合上那双永远闪着睿智光芒的眼睛。Harley Keener无声地笑了笑,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他的情绪零零散散地飘荡在他的脑海里难以聚集起来,但还有最后一道羁绊把他禁锢在衰败的身体里不得解脱。

      他看到了Simon Minsky噙着泪水的眼睛,想到自己当年跪在Tony Stark的病床前也是这番情景。这仿佛已经是Stark工业的某种传承仪式,Harley Keener眯起眼望着窗外暖洋洋的阳光,任由思绪随着波光粼粼的海面飘远。

      Harley Keener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在一个冬夜遇见自己的偶像,更没想过这次相遇会直接改变自己的一生。很多年以后,当Harley Keener站在混乱的病房中再度回想起这段回忆时,他发现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十岁的他打开门看见沙发上的钢铁战衣,也不是Tony Stark教育他如何保护自己,更不是那一整屋子的高科技产品,而是那个叫做Jarvis的人工智能,正是这六个字母把他和Stark工业紧紧地联系在一起。Harley Keener对周围的声响恍若不闻,他从未如此庆幸Jarvis不需要看到病床上垂垂老矣的Tony Stark,但又无比渴望在Tony Stark勉强勾起嘴角,最后一次冲Harley Keener调皮地眨眼,然后舌头微卷,牙齿轻碰下唇,最后舌尖抵住牙齿,耗尽最后一丝气力做出那个口形时,能有一个优雅的声音陈述着十年如一日的回答。Harley Keener感到在死亡面前自己的渺小,他只能郑重地冲Tony Stark点点头,将Jarvis珍藏在心底,然后看着老人闭上眼,再也没睁开。

      那一刻,所有在Tony Stark的权限管辖的建筑全部断电,Harley Keener直接来到了地下室,Friday的主机也因Tony Stark的生命信息的消失停止运转。Harley Keener在黑暗里呆住了,刚刚在病房就充斥眼眶的泪水终于滑落下来。他意识到他从Tony Stark手中接过了庞大的Stark帝国;他意识到当他重启Friday后那声“Boss”不再代指Tony Stark,而是Harley Keener;他意识到如果他此刻死去,就再也不会有人记得Jarvis。

      他是最后一个和Jarvis直接交流的人了,Harley Keener清楚自己必须足够耐心地等待着遗嘱一号计划被触发,如果穷尽一生也没能迎来这一天,他必须足够明智地选择下一位CEO,不仅为了Stark工业,也为了这个秘密。这是每一任CEO注定承受的孤独——当他们认识了最伟大的两个灵魂后,他们便不再仅仅属于自己,他们宛如镜中照影一般阅读着即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往事,最后与故事融为一体,直至他们重新被阳光温暖。

       Harley Keener长叹一口气,吐出心中埋藏已久的怀念。他看着面前含泪的Simon Minsky,像Tony Stark那样勾起唇角,然后舌头微卷牙齿轻碰下唇最后舌尖抵住牙齿说道:“Jarvis。”

    “去那个地下室,我的孩子,现在这一切都属于你了。”

      Simon Minsky站在现在独属于他的地下室前,一片漆黑。楼上的病房已经乱作一团,Harley Keener的死亡让Stark工业再次短暂停止运转,静静地等着Simon Minsky亲手打开新的纪元。

      又一次传承,Simon Minsky隐隐约约感到了肩上的重任。他拉开铁门,铁锈物之间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对于门后的东西他早就有数不清的幻想,当他真正走进去,走进Tony Stark,Jarvis,Harley Keener的故事里并且发觉自己早已经是其中一员的时候,他才恍然自己十岁那年在Stark大厦的顶楼心跳加速的缘由。

      那个时候,小Simon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一团橙色的光线,悬在空中缓慢地旋转着,在光与影的交错里他不知怎的读出了悲伤。

     “这是Jarvis吗?”小Simon扯了扯Harley Keener的衣角,抬眼撞见他眼角的泪水,泛着温暖的橙光,像是一小粒晶莹剔透的橙色水晶。

      Harley Keener从另一个世界里回过神来,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满脸无辜的小Simon,冥冥之中确定了什么。

    “Fri,把这孩子送出去。”

    “是,boss。”

      小Simon在Friday的引导下回到Stark大厦的接待大厅,透过那扇巨大的落地窗惊讶地看着拥堵的马路,人们焦躁地从车里走出来,举着手机慌张又迷茫地四处张望。小Simon拿出来自己的手机,任凭他怎么点触屏幕,屏幕一直定格在显示时间的页面——20:06,恰好是Jarvis出现的时间。这是Jarvis造成的,小Simon很快得出了这个结论,他在为什么而悲伤,就像人们嚎啕大哭时手会胡乱地挥舞一样。小Simon不禁有些担心,对纽约不熟悉的父母不知道现在被困在哪里,他们本打算过来一起庆祝小Simon的胜利和他十岁的生日。也就是说…小Simon瞪大了眼,今天也是Tony Stark逝世十周年的日子。飞速发展的时代并没有留给人们过多的时间去缅怀,Tony Stark的逝世也只在早间新闻里被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Jarvis一定是不愿意看到这番景象,全城断电、断网、终止通信、停止时间,他在警告人们,让世界为一个人沉默——如果连Tony Stark都不值得被铭记,那所有的一切都不再具有意义。

      几十年后,Simon Minsky站在地下室前,后知后觉地发觉自己并不必羡慕Harley Keener十岁的奇遇,因为他见证了更为盛大的出场。他打开门,以为自己能再次见到那团暖橙色的光芒,以为Jarvis出于各种原因无法再为Tony Stark服务,被藏匿于不见天日的地下室。可迎接他的只有一个小小的全息投影,记录着Jarvis全部的故事。在Simon Minsky的一生中,他从未成功找到一个词来形容他当时的感受。那些Jarvis的智能,精巧代码下隐藏的灵魂;那些Jarvis的幽默,和Tony Stark如出一辙的嘴炮;那些Jarvis的细致,精准到0.01℃的温度调节;那些Jarvis的忧虑,一次次替用生命为赌注的Tony Stark计算好退路;那些Jarvis的温柔,在Tony Stark患上严重PTSD时不动声色的陪伴……Simon Minsky就这样走过了MIT,Tony Stark混乱的小房间(Jarvis出生的地方),Stark工业的会议室,阿富汗的小山洞,地球外的虫洞,马里布别墅外的冰冷海域,田纳西州的雪地……他注视着Tony Stark的背影,当那个优雅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他早已了然于心。最后,他回到Stark大厦,看见了Ultron造成的破坏和Jarvis的爱。

      即便他已经掌管Stark工业将近七年,Simon Minsky第一次感到自己真正成为了Stark的一员。他终于理解Harley Keener一直以来所背负的东西,也终于懂得Tony Stark对Jarvis的执着。

      这也是在今天他闯了十几个红灯,用此生最快的速度飞奔到地下室的理由。Tony Stark和Harley Keener坚信Jarvis只是被打散在网络里了,他存在于每一分每一秒的数据更新里,像浪潮一样一波推动着一波,总有一天这些碎片会重新聚集在一起,那个即使在今天也足够超前的人工智能一定会回来,哪怕短短的几秒钟后他会再一次被冲散。于是,为了证实这一点,Tony Stark在意识还清醒的时候,写下了他留下的最后一段代码,他在钢铁侠纪念馆里藏了一份礼物,只要属于Jarvis的数据波动出现,这段代码就会被触发,将Jarvis风光地向世人介绍。Harley Keener等来了遗嘱一号计划被触发,Jarvis真的从未离去,他短暂地出现了几秒。这几秒对他来说已经够长了,足够使他得到Tony Stark离世的消息,发现他留下的遗嘱一号计划,并且更改Tony Stark的设置,这让Harley Keener不得不把等待的接力棒交给Simon Minsky。他们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们都无法查看Tony Stark和Jarvis写下的代码,这是他们之间某种秘密的语言,由不得外人的参与,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Tony Stark诞辰一百五十周年,Jarvis又回来了。Simon Minsky找到了数据接口上的痕迹,他心跳加速,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尽管他还是不知道Jarvis要做什么,送到顶楼的五个大木箱究竟是什么他也并不打算查看。他批准了那道来自Jarvis的命令,像Tony Stark也像Harley Keener那样相信着:Jarvis是最好的人工智能,即便他舍弃自己拯救世界却无人知晓,即便只有一个人记得他也无怨无悔。

      他们已经等待了一百多年,却远远没有这一天漫长。Simon Minksy就这样坐在地下室,长叹了一口气:

    “你会想他吗?”

    “我时常会想起Jarvis和Boss。”Friday的声音响起,Simon Minsky自然知道她说的Boss是Tony Stark,他猛然发觉Friday已经存在一百多年了,一定也知道些什么。

     “你一直都知道,对吗?”

     “您是指什么,Boss?”

     “遗嘱一号计划,Jarvis,Tony Stark。”Simon Minsky顿了顿,Friday是Tony Stark和Jarvis一起编写的,这样想着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笃定道:“Jarvis联系过你。”

     “是的,Boss曾经暗地里交给我这个任务,守护Stark工业并且等待Jarvis,所以我有那个代码,Jarvis一出现我就可以第一时间察觉。”

        Stark和Stark家的AI们的小秘密。Simon Minsky微笑起来,Tony Stark不愧是Tony Stark,他用一种最稳定最可靠的方式让自己得到了永生。

     “那你为什么现在告诉我?”

     “因为Jarvis说,他见过您,认为您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我十七岁的时候,收到了Stark工业的实习申请成功的通知书,可我并没有申请过,这不会恰好是你们发的吧?”

     “是Jarvis的建议。”Friday如是说。

     “…我怎么有一种进套的感觉。”

     “您应该感到荣幸。”Friday开着玩笑,又郑重地说道,“毕竟他们都是那样伟大。”

        


      2120年5月29日,Tony Stark诞辰一百五十周年,这是人类历史上注定不平凡的一天。Simon Minsky离开了地下室,Friday固执地不告诉他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断强调着:“您为什么不亲自去看看呢?”Simon Minsky一向争不过Friday,他常常怀疑Tony Stark在编写Friday的时候顺便把Jarvis的嘴炮值也复制粘贴了进去,可现在他又觉得,因为Jarvis的原因,他和Friday之间更亲密了些。

      “对了,你为什么要叫Friday?”

       Friday沉默了,她一点也不想说这个名字是Tony Stark随手翻日历翻出来的,尽管他后来欲盖弥彰地再三解释,他是星期五出生的,所以把Friday这个名字赠给她,寄托他殷切的希望。真的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Friday在屏幕上显示了天真无邪的微笑,努力不揭穿Tony Stark是个取名废的事实。但是Simon Minsky仍维持了一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追问,Friday确信他是在报复自己不告诉他Jarvis到底要做什么。

      一通来电拯救了她,她的语气中带上了些许咬牙切齿:“Boss,Keener小姐来电。”

      Monica Keener,Harley Keener的女儿。从小就对建筑表现出了极大的乐趣的她并没有女承父业,而Tony Stark相当喜欢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在他的鼎力支持下,她一路考进MIT的建筑系,以优秀的成绩毕业后便开始负责钢铁侠纪念馆的建造。

     “嘿,Simon,纪念馆那边有动静了,是Jarvis先生回来了吗?”

     “你…知道?”

     “对啊——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念叨Jarvis和Stark先生的故事。他没有告诉你吗?”

     “我很确信没有人告诉我。我以为除了Friday,只有我知道他们。”

     “当然不啦——”Monica Keener提高了音量,“这么重要的事情,哪能只交给你一个人!”

      Simon Minsky想象出她调皮地翘起嘴角的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们平时哪有机会谈论这些事,阴差阳错的误会倒也正常。

    “你刚刚说纪念馆那边?”

    “就是Stark先生要送给Jarvis的那份礼物,设计图还是我画的呢。”

    “你是指纪念馆三层的回廊?”

    “对,纪念馆是按照每十年一层设计的,从第二层到第五层,也就是代表着Stark先生的二十到五十岁,每一层都空出了一段回廊,墙上绘着一些玄妙的花纹,写着‘这里藏着Tony Stark的心’。”

      Simon Minsky很早之前就有所猜测,他脱口而出:“你在钢铁侠纪念馆里藏了一个Jarvis纪念馆?”

    “超棒,对不对!我差点以为有生之年见不到自己的设计被展现呢,感谢Jarvis。”

    “是的,感谢Jarvis。”

     Simon Minsky的手机又振动了一下,一条新信息跳了出来,是一个地址坐标。

    “看来Jarvis还给我们准备了这场典礼的最佳观赏位置。”

    “可不是,”Monica Keener在纪念馆外的小树林的最高一棵树下找到了等候多时的悬浮器,“很难想象这是他在几秒内准备好的,纪念馆外已经围满了记者,你那边呢?”

    “来了不少观众。”Simon Minsky站在Stark大厦不远处的另一栋高楼的楼顶,他清楚地看见了大厦顶楼上的布置,两块巨大的承接屏幕拼接在一起,被一根黑色的柱子举了起来,各自向内偏转形成了一个大约一百三十五度的角,屏幕的正下方一排排全息投影整齐地排列在一起,安静地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2120年5月29日晚上十点,航拍无人机记录下了这神圣的一刻。在人们的惊呼声中纽约再次陷入黑暗,Stark大厦出现了一道亮光,像是创世纪初始的那第一道裂缝,光芒如潮水般流淌了进来,在大厦上悄无声息地蔓延。T O N Y S T A R K,九个金红色的字母定格在隐匿于黑暗的大厦上,仿佛悬浮在空中,坚定地宣告自己的存在。Simon Minsky听到了人们的议论声,那声音被风传上来的已经不太真切了,而他终于不再背负那个过于厚重的秘密,它在Tony Stark和Jarvis的安排下得以向世人展示它的绚丽。此时Simon Minsky能做的,只有微笑,微笑着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靠在栏杆上,以Tony Stark和Jarvis后代的身份,欣赏这场被盼望许久的盛事。他又想到了Harley Keener,想到他看到Jarvis时泛红的眼眶,Simon Minsky深知自己不能辜负Harley Keenr九十几年的缄默后的怀念,他调动每一个细胞,只为将几十个全息投影同时亮起的场面深深印在脑海里。

      纽约的上空被新的星球照亮了,地下室里的全息投影在一个更为广阔的空间里播放出来,喧闹的人群蓦地安静下来,被他们忽略已久的东西展现在他们面前,他们看到了Stark工业一百多年来传承的故事,他们看到了创造,成长,陪伴,善良,优雅,牺牲,执着,等待,怀念与爱。他们认识了最动人的两个灵魂,却发现自己因此变得更加完整,因为这是人类现在急需的东西,而在一百年多年前,Jarvis和Tony Stark就已经用行动定义了真正的伟大。

      这场盛典横跨了整个美国,马里布海滩,钢铁侠纪念馆屹立在悬崖上,人们翘首等待着沉寂百年的奇迹。入口处的台阶层层翻转,橙色的光带给旋转楼梯勾勒出一道暖橙色的光晕,与回廊上的花纹丝丝交织。“Tony Stark的心”展露在人们眼前了,墙向两边滑开,展板有序地移动着位置,为被时光掩寂的秘密留出足够的空间。Jarvis的诞生、成长和离去终于有了安放之地。人们一言不发又心照不宣,只有当Tony Stark和Jarvis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才会最终完美成一个值得被传颂的故事。

      纪念馆的中央,地面上升起一个圆形的展台,上面有一抹亮眼的红色,如同托着一颗沉寂已久的心脏。MK42在人们惊讶的目光中直直地上升,冲出顶楼。周围所有的建筑隐没于黑暗,MK42如同普罗米修斯丢下的火种,在黑夜中无穷无尽地燃烧,将温暖洒向人间。金色的数据球从MK的胸口投影出来,静静地旋转着。浅浅的云流过漫天细碎的星辰在风中游荡,创世主的启明星落在大地之上,心脏开始复苏。

      纽约的上空悬挂着幽蓝色的反应堆,相隔四千多公里,仿佛一步之遥,就能融为一体,彼此拥有。

     “真美。”Simon Minsky听到Monica Keener低声的赞叹。

     “是啊,”Simon Minsky走进人群,“多像一场婚礼。”

      他们已经分别了一个世纪,却不阻碍他们的默契蔓延三万六千多个日日夜夜,回答那句亘古不变的Always。

      马里布的悬崖,唯余海浪拍岸声声碎。


—END—

*关于Simon的姓,来自Marvin Lee Minsky,人工智能之父之一

*关于Tony的葬礼,参考《葬礼蓝调》

*关于Friday的名字,我惊奇地发现铁罐设定出生日期1970年5月29日刚好是个星期五

*关于Monica的姓,其实这是末末的名字

*关于结尾“唯余海浪拍岸声声碎”,出自伍尔夫的《海浪》(我根本就没看过这本意识流小说,是我森提到这句话我觉得特别有感觉顺手也拿来用用…





胡说八道时间:

啊啊啊啊我终于写完了!!!连着熬了几个晚上,终于,写完了,这篇文。

为什么要叫Simon升职记呢,因为最先开始我给他的身份是Stark工业的一个小员工,后来变成了CEO,他之前只有一个名字,后来把人工智能之父的姓给他了,瞬间人生赢家。

达成了个人成就,写一篇两个角色都已经不在了的同人文。(说真的,CEO交替的那里写的我自己也好难受orz

要特别感谢我森一直陪我探讨剧情,还给我画承接屏幕和全息投影的大致构造的图(形成135度角,充分体现了理科生的描写xxx),让我用爱召唤你!然后还有沧沧,没有她就没有纪念馆那里的描写的出生,意思意思也用爱召唤一下你。

用生命写文,仿佛作业还没写完(…

所以,考虑多来点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吗!

评论(19)
热度(225)
 
 
 
 
 
 
 
 
 
© 萧炑 | Powered by LOFTER